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Link: Energy home page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 首页 >> 科技 >> 自然、地理 >> 正文
分享到:
集齐所有可爱的特征,宠物只是为了卖萌讨好?人类可别太自恋了
2018-5-11 3:33:00           作者:综合

可爱有没有具体的定义?

至少这个概念,在宠物身上是可以具象化的。

例如它们软趴趴的耳朵,就不知正中了多少人的红心。


 

其实不仅仅是耳朵,只要细心点你总能发现这么一个事实。

相比它们的野生祖先,这些驯化过的动物总有一系列激萌的特征

就像被打上印记般,它们脸庞更圆更扁、吻部更短、牙齿更小、尾巴更短等。

不信可以与它们的祖先做个对比,狗与狼、家猪与野猪、奶牛和原牛、家兔与野兔等。

那么这些动物仅仅是为了表现得更萌、更可爱来讨人类欢心?

还是人类从一开始,就对所有这些可爱的特征进行过刻意的挑选?

事情可能远比我们想象中要复杂。

其实早在140年前,查尔斯·达尔文就发现这类奇特的现象了。

不过连达尔文本人,也未能探明其中原因。

所以这个难题,也是遗传学中最古老且又悬而未决的问题之一。

最开始,引起达尔文注意的,是自家育种的各类鸽子。

之后他更将自己的研究扩大到几乎所有家养动物中,从鸡、鸭、猫、狗到猪、牛、羊和马。

于是到1868年,那本900页厚的《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变化》就这样面世了。

与它们的祖先相比,这些被人类驯化过的动物,除了更温顺外,还共同表现出了一系列独特的外貌变化。

它们的耳朵变软下垂、脸变圆、口鼻变短、颅骨变小、尾巴更短更卷。

特别是它们的皮毛,更是出现独特的各式斑点,例如黑白相间的马、各种花猫等。

对于这些驯化后出现的特征,现在也有个统一的名字——“驯化综合征”(domestication syndrome)

其实反观自然界的野生动物,上述性状都是极少出现的。

例如除了大象之外,还真的没有哪种野生动物的耳朵是耷拉着的。

而这在家养动物中则遍地都是。

又如皮毛出现的白斑,在家养动物中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什么黑白花狗、猫、牛、马、猪等。

但在它们祖先的身上,这一性状却几乎没有出现过。

当时,达尔文自己也对这些性状的出现,作出了一些尝试性的推测。

或许拥有某些共同性状的动物,是人为干预下得以保留下来的。

如黑白相间的色块能使丢失的家畜更容易被找到;

耳朵的下垂是因为有了人类的庇护,很少受到其他动物的威胁,从而丢失了坚挺的耳朵;

但到目前为止,这些假设大都只针对个别特征提出。

很显然,这并不能解释为什么这些性状会同时扎堆出现。

直到有一群“宠物级”银狐在实验室中被培育出现,遗传学家才瞥见一丝端倪。

这个实验始于1959年,到现在已经有近60年的历史,却还在继续进行着。

银狐其实是黑化(Melanism)的赤狐(Vulpes vulpes),通体黑色或灰色,只有尾巴尖儿上有一撮白毛

首先,银狐的皮毛是极其珍贵的,苏联政府当时是希望通过养殖银狐来获取皮毛。

而遗传学家迪米特里·巴利耶夫(Dmitri Beliaev),正是皮毛动物研究中心的头儿。

不过,巴利耶夫关心的可不是这些皮毛。

他做这个实验的主要目的,更多是为了重现人类将狼驯化成狗的过程

巴利耶夫与他饲养的银狐

巴利耶夫假设,新石器时代的人类就是根据驯服度来挑选家养动物的。

例如只有温驯、与人亲近的狼,才会被留下,最后丢失野性成为了狗。

于是驯服度,成为实验中育种的唯一标准

实验开始,巴利耶夫先从农场挑选出了130只与人亲近的银狐。

待这些银狐长大、繁殖后,继续从中挑选出性格最温和的一批饲养。

如此反复,才经过三、四代的人工选择得到的个体,就已经会像狗一样摇晃尾巴回应饲养人员。

再过两代,它们的行为就更像狗了。

不但会对主人嘀咕、呜咽,还会舔主人的脸庞示好。

不出十代,这些宠物级银狐就已经与狗狗几乎无差,甚至会听主人发号司令,完成取物等任务。

但重点来了,随着这些野生狐狸性格越来越温驯。

它们的外表也发生了惊人的改变,普遍都出现了前文提到的“驯化综合征”。

更短的吻部,较小的牙齿,耳朵变软,尾巴变短...

值得一提的是,就连银狐最值钱的皮毛,也变得斑驳起来,出现了各种花色。

从这整个实验过程看来,这些可爱的性状还真不是人类故意挑选出来的。

因为当初的育种选择标准,只有性格这一项。

这些外貌特征,反而更像是在挑选脾气更好、更温顺的后代时产生的副作用。

不光是银狐,类似的效果还出现在了美洲水鼬和大鼠的驯化实验上。

科学家们正抱着可爱的小狐狸

那么问题来了,温驯的性格,是怎么跟这一系列可爱的外貌特征捆绑在一起的?

难道真有“相由心生”这回事?

2014年,终于有科学家提出了一个更靠谱的新假说:

导致了所有这些性状的“元凶”,正是一类特殊的细胞——神经嵴细胞(neural crest cells)。


神经嵴细胞产生于胚胎发育早期,来源于外胚层。

在神经管形成的过程中,一些位于神经板两侧的细胞会从外胚层游离出来,形成位于外胚层之下,神经管之上的神经嵴。

在发育的过程中,原本位于身体背侧的神经嵴细胞会迁移至全身各处,继而发育成一系列功能不同的组织细胞。

包括了头骨大部、耳软骨、身体表面的黑色素细胞以及牙乳头等等。

发育中的胚胎,神经嵴细胞从红色箭头指示的方向从外胚层向中胚层迁移

而最值得注意的,便是神经嵴也会影响肾上腺和交感神经系统的发育水平。

这两者在恐惧和压力的反应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决定动物作出战斗或逃跑”的反应。

其中更低的肾上腺素水平,会让动物更少地感到紧张和害怕,也更有利于人类驯养。

前面实验中的被驯化后的宠物级银狐,其肾上腺素的水平就明显低于未被驯化的同类。

说到这里,答案似乎就已经呼之欲出了。

人类在驯化新的物种时,最关心的便是驯服度。

而温顺性格的生理机制,则与肾上腺和交感神经系统的发育滞后有关。

因此反过来说就是,我们将与人近亲的动物留在身边时,往往就已经选择了那些神经嵴细胞发育有缺陷的个体。


神经嵴细胞对“驯化综合征”的影响

所以这也引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在得到更温驯动物的同时,所有哪些与神经嵴细胞发育缺陷有关的特征,也会在无意间被筛选了出来。


这也是动物性格,为什么会与各类形态学特征捆绑在一起的原因。

例如驯化的动物身上出现的各种斑点,就是因为控制毛色的黑色素细胞都来自神经嵴细胞。

而最容易出现色素缺乏的区域,如喉下、眼部以上、爪子及尾部等,也正是神经嵴细胞最后迁移到的部位。

此外,驯化过程中出现的面部骨骼变小(包括吻部缩短、下颌减小)、牙齿缩小、耳软骨下垂等“驯化综合征”,都可以用神经嵴细胞的变化解释清楚。

当然,以上只是解释“驯化综合征”的一个假说而已,目前还有很多问题和不确定性需要被检测证明。

不过基于“驯化综合征”,还有一些更加大胆的假说。

有学者认为,在现代人的进化早期,我们人类也经历着与这些动物相似的驯化过程。

尼安德特人与我们智人的关系,也有些类似于未被驯化的狼和狗的关系。


相对尼安德特人,我们拥有短小的脸、更小的牙齿、不突出的眉弓。

就算一直被认为是聪明标志的脑容量,我们也是比不上尼安德特人的。

从猿到人的进化过程中,脑容量是一直上升的。

但很奇怪的是,在最近的时间段(1.5万年,在进化的历程中是极其短暂的),人的大脑容量出现了一种相当陡的下降态势。

智人与尼安德特人头骨

对此的解释,便有科学家用到了“自我驯化”一词。

不同于其他动物的“被驯化”,我们人类是自己“驯化”了自己。


对早期人类而言,更不具攻击性、自制力强大、不易怒且表现得更愿意合作也是一种优点。

在偏好较弱攻击倾向的生态位中,那些拥有以上特点的个体,也更容易生存和繁殖。

到某段时间的生态位就已经能提供较为充足的营养来源了。

因此为争夺食物而打斗就显得毫无必要,更不利于整个族群的血统传承。

于是那些攻击性过强的同类,会不断被抛弃

例如女性会发现攻击性较弱的男性更有吸引力,是因为他们会更好地照顾后代。

又或是那些不断惹事的恶霸,会被从容地处刑——杀掉或驱逐出群体。

证据是按照远古流传下来的原始部落传统,每一代人中至少有10%的青年男性会被处以极刑。

而关于自我驯化的假说,其实在人类的近亲——倭黑猩猩的身上也有体现。

与充满强奸、凶杀和内斗的黑猩猩相比,倭黑猩猩几乎都是和平主义者

此外,它们也有较小的头骨、犬齿更短等特征。

美国杜克大学的布莱恩·黑尔(Brain Hare)的研究就认为:

黑猩猩和倭黑猩猩的共同祖先在100-200万年前,就因刚果河的形成被分成了两波。

倭黑猩猩(左)黑猩猩(右)

这也形成了两个不同的生态位

北方种群因为要和大猩猩争地盘抢食物,就变成了攻击性更强的黑猩猩;

而南方种群则因为环境安全轻松,则演化成了不好斗的倭黑猩猩。

由此可见,自我驯化现象可能比人们过去认为的更加普遍。

倭黑猩猩也被称为“嬉皮猴”

虽然想要将自我驯化基因所赋予我们的生理、心理和行为的特征解释清楚还需要花更多的功夫。

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开一下脑洞。

其实相对其他被淘汰了的人种,我们人类也与宠物一样拥有着更可爱的外貌。

至少外星人想要养宠物时,应该也会选择更温顺、文明的人类。

*参考资料

Wilkins AS, Wrangham RW etFitch WT. The "domestication syndrome" in mammals: a unified explanation based on neural crest cell behavior and genetics.Genetics.2014

William Tecumseh Fitch.宠物是怎么长出奇特斑点和耷拉耳朵的?.贝塔-鱼译.果壳网.2015.01.21

Vincent Nouyrigat.驯化的秘密.朱琳译.新发现

Lyudmila Trut, et al. Animal evolution during domestication: the domesticated fox as a model. Bioessays. 2009

Kathleen McAuliffe.If Modern Humans Are So Smart, Why Are Our Brains Shrinking?Discover.2011.01.20

Colin Barras.The tamed ape: were humans the first animal to be domesticated?.New Scientist.2018.02.21

 

责任编辑:Geoffrey 来源:
免责申明】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网站地图 |
·主办: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旌华传媒
·官方门户: 中国在线 CNN.OOO China Online
·信箱: cn1n@163.com
·网址: www.cn1n.com  www.cnn.ooo  
·版权所有: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C) 2005 - 2016
·备案许可: 鄂ICP备15005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