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中国在线 首页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 世界军事 >> 正文
分享到:
揭秘法国外籍军团:中国籍士兵被批最差(组图)
2018-2-6 22:41:00           作者: 综合

揭秘法国外籍军团:中国籍士兵被批最差(组图)

法国国庆阅兵式上,戴着白色军帽、扛着传统战斧、留着大胡子的外籍军团士兵

揭秘法国外籍军团:中国籍士兵被批最差(组图)

上世纪50年代在西非的法国外籍军团

揭秘法国外籍军团:中国籍士兵被批最差(组图)

正在进行移动中射击训练的外籍军团士兵

揭秘法国外籍军团:中国籍士兵被批最差(组图)

曾在法国外籍军团服役的中国籍士兵邹琭、马凯和胡亮(从左至右)

  近日,法国军事干预马里内战,从电视新闻画面中,不少熟悉军事的人发现奋战在最前线的也有法国外籍军团的士兵,而并非全是法国正规军。

  法国外籍军团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其实,这支部队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神秘的传说,从成立至今,见证了法国的兴盛和衰落,为法国出生入死打遍了每一场海外战争,死伤无数。正是因为其辉煌的历史和神秘性,它对于全球很多青年人仍有吸引力,甚至包括中国面孔。

  法国外籍士兵来自140多个国家和地区,作为外国人,他们为何愿意为法国出生入死?他们种族不同,肤色各异,信仰、文化也不同,说着各自国家的语言,他们究竟是如何在法国外籍军团里紧密合作,协同作战的?

  严格的新兵训练造就纯爷们

  用椅子模拟直升机降落

  去年夏天,法国比利牛斯山附近的一个农庄里住着一支特别的军队。一天,他们举行了一次特别的模拟训练。

  20名新兵背靠背坐在两排不锈钢椅子上,穿着迷彩服,握着突击步枪,脸上还画着油彩,等待着“降落”。这两排椅子是为了帮助新兵习惯直升机上的座位安排。收到“降落”指令后,新兵们站起来,进行模拟的登陆和阵地保卫。一部分人从“螺旋桨”的位置分散开来,用不标准的法语为彼此数数提醒“一、二、三、四、五”……如果数到了一个不会用法语念的数字,就从头开始再数一遍。模拟任务完成后,他们回到椅子上坐好,“登上”他们的“直升机”,“盘旋”一会儿后,“降落”在另一个“危险区域”,进行下一次模拟训练。

  43名新兵来自30个国家

  事实上,一共有48名士兵正在这个农场上接受训练,5人已经承受不了而离开,目前还剩43人。他们的年龄从19岁到32岁不等,来自全球30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大约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能讲一些法语短语。雪上加霜的是,大部分指导此次训练的军官也都来自天南地北。因此,在训练时,语言不通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

  指导开头那次模拟“直升机降落”任务的军官却一点也不操心语言问题,他不用耗费一个词语就能使新兵们明白他的要求。这名军官曾是名俄罗斯军官,本来就说话不多。训练时,一名新兵笨手笨脚地把手里的枪掉在了地上。这名前俄军军官二话不说,走上前去,握拳瞄准新兵的脑袋狠狠地敲了下去。当天下午训练结束时,前俄军军官只需示意就能使他手下的新兵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全天候训练几乎没休息

  法国境内,像这样的农场一共有四个,都在人烟稀少、与世隔绝的地方,为这些外籍新兵们提供入伍后的基础训练。训练时,新兵无法与外界取得任何联系,承担所有杂务,还要满足训练指导军官稀奇古怪的训练要求,每天能睡觉休息的时间非常少——应该说是几乎没有。无论上午、下午还是傍晚、深夜,总有训练不完的项目。可以说,这一个月是非常折磨人心志的。

  36岁的伞兵团指挥官弗莱德·布朗格是名健硕的法国人,他青少年时期曾有过轻微的违法行为,所以没法以法国人的身份考取军官,只能“走曲线”,以瑞士籍法国人入伍,连续服役17年才逐步升到现在的职位。布朗格负责整个农场的训练,他自己的职业生涯也与之息息相关——既不能对新兵们太放松,也不能太严格,毕竟已经有5人逃了。

  语言学习也是重要训练

  学习法语当然也是新兵们训练的重要项目。他们把桌子摆成“U”字形,肩挨肩地挤在一起,等待布朗格的到来。在这43名新兵中,有7人其实是法国人,但他们现在的身份是“加拿大籍法裔”。

  布朗格到达“教室”后,在白板上写下一连串最基本的法语单词,如头、脸、口、鼻、手、多、少、高、低等。他告诉士兵:“你们必须要快点学会说法语,我可不会像你妈那样耐心教你! ”

  有一次,布朗格叫起来一个新西兰籍的新兵,指着他的胃,要他说出对应的法语单词。新兵站起来,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了点什么。布朗格问大家:“我们上次学过这个词语,为什么他不知道? ”一名也是新西兰籍的军士帮他说话:“长官,他学过,只是忘记了。 ”布朗格罚他们两人各做了30下伏地挺身。

  假名假信息,真汉子

  是的,没错,正在这里进行新兵训练的,就是赫赫有名的法国外籍军团。在这里,士兵们受训学习的并不是打仗的技巧,而是“不发问”、“不建议”,甚至是“不思考”。忘记掉你的公民身份和权力,战争自身有着独有的逻辑。对这里的每一名士兵而言,上战场打仗不需要任何理由。

  不管你曾经是个怎样的人,曾经犯过怎样的错,都将在这里得到完全的接受。你不需要告诉别人你的真实姓名,就连在签入伍合同时都只需使用假名。除非你是个女人,因为这支部队从来就不接受女性。在这里服役,过的是纯爷们的简单生活。

  有荣誉有伤亡有地位有难度

  “军队就是我们的祖国”

  “法国外籍军团”是一支专门雇佣外籍志愿兵的部队,由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于1831年3月9日颁布法令成立,在19世纪期间是法国殖民作战的前锋。当时,法国因深陷阿尔及利亚殖民战争而急需补充兵力,与此同时众多来自西班牙、瑞士、意大利、比利时、波兰等国的流亡人士正日益成为法国社会的不安定因素,外籍兵团的成立很好地解决了这两方面的矛盾,几乎就是法国在阿尔及利亚长期战争的代名词。

  外籍军团成立之初,其司令官贝尔内勒上校就要求军团士兵只效忠于所在兵团。 “军团就是我们的祖国”从此成为法国外籍军团的格言,并保留至今。1843年,外籍军团司令部在阿尔及利亚设立。为鼓励外籍士兵为法国而战,法国政府此后颁布法律,允许官兵在兵团服役5年后加入法国籍。

  1863年4月30日,一支由65人组成的法国部队护送一支军用物资车队行进在墨西哥卡玫农地区,结果遭遇一支2000多人的墨西哥部队,双方打了一场留名史册的惨烈战斗。面对墨西哥部队30倍的兵力,这支法国队伍在连长丹汝的率领下宁死不降,打得敌人折损过半,战斗到最后仅剩5名新兵仍坚守阵地,最终掩护物资车队顺利通过。

  卡玫农一战使“法国外籍军团”这个名字从此传遍全球,至今已招募过来自全球1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士兵。目前,法国外籍军团共有7286名军人,包括文官。仅在过去的20年间,外籍军团就去过波斯尼亚、柬埔寨、乍得、刚果(金)、刚果(布)、吉布提、法属圭亚那、加蓬、伊拉克、科特迪瓦、科索沃、卢旺达、索马里和阿富汗。当然,还有今年1月刚开始军事打击的马里。

  在法国三军中地位突出

  军团成立后,法国政府通常都把最艰难的军事任务交给外籍军团来完成,不管是第一次海湾战争还是此后的波黑战争,当然还包括两次世界大战,“法国外籍军团”都是法国派往海外征战的主力军之一。在成立至今的180多年里,法国外籍军团曾在阿尔及利亚、西班牙、意大利、乍得、中非、伊拉克、南斯拉夫、越南、柬埔寨等国作战,因其骁勇善战,兵团成员在法国三军中的地位不断提高。

  法国外籍军团的编制分别由一个指挥部和10个兵团组成,其总部设在马赛附近的欧巴涅市。这些队伍在编制上分属于不同的师,但其人事权和调兵权归军团总指挥部。因战斗力强,它已在法国三军中拥有“不是嫡出,胜似嫡出”的地位。由于法国外籍军团名声日隆,每年都有众多外籍人士要求加入该部队。

  1999年开始,根据相关法规的调整和法国陆军的再编,法国外籍军团作为法国陆军正规军的地位更为强化。据某法国将领所言,外籍军团不是外国人部队,而是法国正规军。法国外籍军团不会打散进入部队,而是作为一个部队编制完全独立,所采用的外国人志愿者和普通的正规军一样,从新兵教育开始,在各自部队驻地进行专业技能训练。雇佣兵在战争或冲突结束后,合同就会终止,而外籍军团作为法国正规军部队编制永远存在。

  不过,由于外籍军团说到底还是法国为了维持大国地位而投入到激战地区的部队,和正规军相比还是有种可以随时舍弃的地位,而且今后大概也不会改变这种现状,所以,从根本上看,法国外籍军团至今没有脱离“外籍雇佣军”这一本质。

  在法国每年国庆的阅兵礼上,法国外籍军团是当之无愧的明星方阵。头戴白色高顶帽子、身着牛皮围裙、肩扛大斧头、满脸大胡子的外籍士兵给观众留下至深印象。尽管在现代战争中,外籍军团使用的武器和技术都非常先进,但是其中的工兵依然保留了皮裙、斧头和胡子这传统“三大件”:当年他们穿上牛皮裙防御迸裂的木屑,利用斧头破坏敌方防御工事,因为宗教信仰的关系他们还有特权不刮胡子。媒体还给他们冠以“美髯公”的称呼。

  3.5万外国人为法国捐躯

  自成立之日起,法国外籍军团的历史就伴随着永不停歇的战争和血腥。世界上没有一支部队像这支骁勇的部队一样,在180多年间几乎经历了法国在海外作战的每一场战役。有资料显示,从外籍军团创办至今,已经有3.5万名外籍官兵为法国捐躯。

  成立之初,在北非阿尔及利亚的第一次战役上,法国外籍军团损失了 844人;19世纪 30年代,近9000名外籍军团士兵在一次武装干预西班牙的军事行动中战死或失踪;1853年至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时期,又死了444人;1861年至1865期间,约4000名外籍士兵被派远征墨西哥,其中有一半人丧命于斯,无法返回当时在阿尔及利亚的总部;1870年至1871年,超过900名士兵死于普法战争——这是法国外籍军团第一次在法国本土作战。

  1883年,法国与当时的中国清朝政府在越南发生战役,一名将军对即将奔赴中南半岛作战的外籍士兵们说:“士兵们,你们加入这个军团就是为了去战死沙场的!现在,我就要把你们送往你们该去的地方! ”虽然这话听起来很残酷,但绝对是外籍军团中的真理,法国政府就是这样对待他们的——用各种各样毫不重要的理由将他们送往全球各地,包括广阔的西非法属殖民地。

  一战使外籍军团中5931名士兵战死,二战时又有9017名外籍士兵丧命,随后军团又马上被派往中南半岛,这回,又有1万多名战士再也无法返回故乡。一名幸存的老兵说,他还是新兵时,一名资深军官曾向他解释什么是死亡——“死亡就是那么回事,你根本无需去尝试理解什么是死亡。时间毫无重要意义,我们都只是世间的尘埃,根本不算什么。不管你是15岁死还是79死,对这个世界来说没什么区别。 ”

  现在,法国在索马里、阿富汗和马里的军事行动都仍以外籍军团为主力。幸亏了现在高科技的发展,以前动辄成百上千的阵亡士兵数量总算再也不会出现了。

  挑选士兵淘汰率超95%比美海军陆战队还优秀

  法国外籍军团骁勇善战又发放高薪的名声已经闻名于世,每年有上万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申请加入该军团。但外籍军团挑选士兵的要求非常严格,经过严格的选拔考试,他们的最终淘汰率高达95%以上,只有少数精英才能戴上军团的白色军帽。在选拔考试胜出并政审合格后,申请者将在与外籍军团签署一份5年期服役合同后成为正式成员。按照规定,法国人不能加入外籍军团。但法国军界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只有在军校取得前3名的高才生才能到外籍军团当军官。由于该军团地位尊崇、升职快,目前大部分军官都是法国人。

  外籍军团还有个非正式格言“DEMERDES—TOI”,其字义是“自己搞定”。该军团的指导思想是军团每个成员都是精英分子,他们应该有很强的处理问题的能力。他们说,法国外籍军团和美国海军陆战队都经常到法属圭亚那的 “野外残存训练基地”进行考核,外籍军团士兵的通过率达到95%以上,而大部分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却无法通过该考核。

  事实上,法国外籍军团的训练是所有军队中最残酷的,从报名处的初试到后期体能和作战训练,每年8000多名应征者中能留下来的只有约1000人。

  外籍军团是在为法国培养没有情感、不会思考的“战争机器”吗?上尉于贝尔明确地回答:“法国外籍士兵绝不是只认钱的杀手!他们是有谋略、有战斗力的多面精英,有很强的处理问题能力。 ”法国外籍军团现有9个作战团,其中第二外籍伞兵团能够在24小时之内到达世界上任何指定地点,每名伞兵都具有在紧急情况下代替长官指挥战斗的领袖能力,以“随到随战”的能力而知名。

  法国外籍军团中的中国面孔

  晚餐全是海鲜鹅肝 吃完就签遗书

  在1995年那次被派往南斯拉夫执行任务的轮船上,法国外籍军团中国籍士兵李厚霖第一次感受到死神如此贴近。当时长达4年多的波黑内战已近尾声,但巴尔干半岛依然笼罩在硝烟中,伤亡人数每天都在上升。晚餐时,每人桌前上了各种昂贵的海鲜和鹅肝,吃完后,每人收到一份遗书,内容已用法文打好,只需在空白处填上自己的姓名、亲人的联系地址和电话即可。

  轮船到岸后,一些战友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到了战场不久,两个战友自杀了,其中一个才18岁,拿着冲锋枪朝自己喉咙连开数枪。李厚霖坚持了下来,“我尽量去想四年后的事情,那时,我已经拿到法国国籍,还做起老板了。我会活到那天的。 ”“在战场上,没有兄弟的支撑,一个人是非常脆弱、容易击垮的。 ”

  1990年,坦克兵杨卫国被派往伊拉克执行任务,一次,同一个装甲车的土耳其人出去上厕所,这时,飞毛腿导弹袭击的警报突然响起,按规定装甲车必须马上关闭,全体士兵戴上防毒面具。那名土耳其人绝望地敲打车门。开还是不开?杨卫国与同车的三名战友透过面具面面相觑,谁也没说话。几秒钟后,杨卫国猛地拉开车门,一把将土耳其战友拽了进来。最终导弹被爱国者拦截,虚惊一场。装甲车内,土耳其人抱住杨卫国,泪流满面。

  厨师马剑一已记不清自己上过哪个战场,他的战场始终是一个十余平方米的厨房,每天就是把牛排煎到八九成熟,将薯条过一道沸油,再做一锅汤。他的确可以平安熬过5年,但他并不开心,在兄弟重如山与丛林法则并存的外籍兵团,始终讲不好法语、性格温吞、酒量也不行的他经常受到战友的戏弄。李厚霖和他在一起吃饭,从来不敢叫啤酒,“担心他情绪失控”。

  台湾的小吴是中国籍士兵中最享受军旅生活的人。他从不把薪水大把花在啤酒上,而是用来建设自己的网站(www.ffl.info),向网友介绍外籍兵团征兵条件、中国人在军队中的生存状态及自己的心得体会;不厌其烦地回复网友的邮件。他还申请加入伞军团,渴望被派往最危险的战场。

  可惜的是,小吴的网站最后的更新时间停留在2007年10月。 2007年,小吴与4名战友出海度假遇到风暴,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在第一轮5年合同将满时,张明俊选择续签。作为军队中的佼佼者,他被长官再三挽留并许诺续签后即刻调回巴黎诺让征兵站做文官,升迁中士。文官和法国的普通上班族一样,每天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类似于公务员。“现在,我有了老婆、小孩、房子、小车,我和法国人没什么不一样了。 ”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责任编辑: 蔚 蓝 文章来源:
免责申明】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更 多]
 
最新新闻
揭秘法国外籍军团:中国籍士兵被批最
书法 | 北京大学14位校长书法欣赏,
那些最牛的互联网大佬穿衣什么水平,
这才是真正的豪宅,最贵的价值65亿!
这个600吨大佛建在了6楼,专家:中国
中国有一个奇怪民族:男不婚、女不嫁
外军如何对待酒文化:美军想禁禁不了
2017--互联网年度回顾与未来展望
热门TOP
日本抗议:朝韩女冰联队首秀赛场现
美媒:中国电磁炮上舰测试 世界首
中纪委机关报:扫黑除恶须打准“七
礼炮7号,战斗民族用锤子锤出来的
韩媒:朝韩代表团将在平昌冬奥会打
美国海军:已开始研制新一代巡洋舰
美国2018年狂增军费为哪般?美军要
央视披露:这是南海永暑礁最新照
     
精彩推荐

快过年了 菲律宾媒体独家展示中

日本抗议:朝韩女冰联队首秀赛场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网站地图 |
·主办: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旌华传媒
·官方门户: 中国在线 CNN.OOO China Online
·信箱: cn1n@163.com
·网址: www.cn1n.com  www.cnn.ooo For more information , please visit our website
·版权所有: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C) 2005 - 2016
·备案许可: 鄂ICP备15005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