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中国在线 首页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 军事史 >> 正文
分享到:
汉匈漠北决战,卫青犯下莫大错误留下莫大遗憾
2017-3-9 2:58:00           作者: 脑洞大开的历史

西汉对匈奴三次大战(河南之战、漠南之战、河西之战)皆获大胜,但匈奴主力北遁漠北,对西汉北境的威胁并未从根本上消失。汉军经三次实战锻炼,已经脱胎换骨,不再是马邑之战前那支只会防守的军队,而积累了大兵团远程奔袭的作战经验,涌现出卫青、霍去病等一批中国历史上的杰出将领,成长为敢于和善于实施战略进攻的强大军队,且无侧翼之忧。汉武帝遂决定超过大漠、深入漠北,与伊稚斜单于进行战略决战。为此,西汉几乎倾尽了全力:所有优秀将领都被调来参战,投入作战的骑兵10万,从马(负责运送物资,必要时可作战马)14万匹[1],负责后勤保障的步兵劳役更达数十万。

此役,汉武帝令卫青与霍去病并驾为左右两路统帅,各领5万马步兵大举出击。相比之下,汉武帝更偏重于霍去病。第一,卫、霍所率兵力相当,但兵员素质不同,“敢力战深入之士皆属骠骑(即霍去病──笔者注)”[2]。第二,卫、霍同时率军北进,但所指目标不同。右路卫青军为辅助进攻方向,出代郡,以匈奴非主力军左贤王部为作战目标;左路霍去病军为主要进攻方向,出定襄(代郡西面),以匈奴军主力伊稚斜单于为作战目标。

汉匈漠北决战,卫青犯下莫大错误留下莫大遗憾

漠北决战示意图(图注)

公元前119年夏,汉军大举出击。霍去病出发不久,从抓获的俘虏中得知“单于在东”的假情报。汉武帝得报,迅将卫、霍两路汉军对调。卫青率军出定襄不久,通过俘虏获知伊稚斜单于驻牧地,立即改变行军序列:将老将李广率领的前军与赵食其率领的右军合为一队,绕路迂回至匈奴侧后,自率领中军变为前军,加速直扑伊稚斜驻地。但李、赵两军因迷失道路未能参加漠北决战。

卫青率军出定襄千余里,抵达今蒙古车臣汉部西南地区时,伊稚斜已在此陈兵等待多日。见此,卫青采用了稳健战术。他先以武刚车(车顶及四周均以皮革作防护)“自环为营”,防止匈奴骑兵袭击,再遣5000骑兵出击。伊稚斜则以万人出击。两军激战竟日,未分胜负。到日落之时,天气突然生变,“大风起,沙砾击面,两军不相见”[3]。卫青一向善于把握战机,立即派出预备队从左右两翼将匈奴军包围起来。伊稚斜“视汉兵多而士马尚强”,认为“战而匈奴不利”,于是乘夜率数百壮骑杀出重围北逃。卫青不知伊稚斜已脱走,尤自挥军继续与被围敌军交战至深夜。及后,汉军审问俘虏,方知伊稚斜黄昏时已突围北走。卫青得报,舍弃被围之匈奴军,连夜追赶200多里,及至天明,虽俘杀敌军1万余[4],但未获伊稚斜,前夜被围之匈奴残军亦乘机脱走。卫青率军继续北追,一直进至窴颜山(今蒙古纳柱特山)赵信城(伊稚斜为赵信修筑的城,位于燕然山东侧[5])。在这里,卫青发现了匈奴的后勤基地,烧之凯旋而归。

汉匈漠北决战,卫青犯下莫大错误留下莫大遗憾

卫青(图注)

对卫青来说,漠北决战留下了莫大遗憾。试想,如果李广与赵其食两军能够参战,不敢说一定能活捉伊稚斜,至少战果会更大。卫青也认识到这一点,非常后悔,故暗示李广将迷路责任推给其部下。但老将李广不堪其失,遂自杀。李广自杀后,卫青十分愧疚。及后,李敢(李广之子)为父报仇击伤卫青,而卫青选择了谅解和隐瞒此事。从这些细节可以看出,将李广支开确是卫青一大失误。尽管如此,伊稚斜单于经漠北打击后,已是惊弓之鸟,担心被卫青找到,10天里都没敢回匈奴本部。

霍去病自代郡北进,未遇伊稚斜,但战果颇丰。霍去病率军长驱北进2000余里,在檮余山(今达里湖北)遇左贤王部并猛攻之。左贤王部此前一直未遭到有力打击,实力强劲,但在霍去病率领的最精锐汉军面前不是对手,大败而逃。霍去病紧追不舍,一直追到狼居胥山(今蒙古阿尔泰山东麓的赛因山达附近[6]),登临瀚海(今贝加尔湖)。汉军一路斩杀匈奴王以下70529[7]人,占对方总兵力的百分之八九十,左贤王仅以身免。霍去病这一壮举被写入了名著《草原帝国》:“霍去病进行了更加大胆的尝试,领兵深入外蒙古约1000公里,直至达土拉河与鄂尔浑河上游一带。他俘虏匈奴头目80余人,并在匈奴统治地区的某座山上举行了隆重的祭神典礼。”[8]

汉匈漠北决战,卫青犯下莫大错误留下莫大遗憾

匈奴单于伊稚斜(图注)

引文出处:

[1] [汉]司马迁:《史记·卫将军骠骑将军列传》,长沙,岳麓书社,1988年,第806页~807页。

[2] [汉]司马迁:《史记·卫将军骠骑将军列传》,长沙,岳麓书社,1988年,第806页。

[3] [汉]司马迁:《史记·卫将军骠骑将军列传》,长沙,岳麓书社,1988年,第806页。

[4] [汉]司马迁:《史记·卫将军骠骑将军列传》,长沙,岳麓书社,1988年,第806页。

[5] 一说杭爱山南。

[6] 一说在蒙古乌兰巴托附近的肯特山。因其地不在中国境内,实地考古困难,以上两地尚是推测(见陈旭:《探寻“霍去病征伐匈奴”之路》,《中国国家地理》,2011年第2期,第170页)。

[7] [汉]司马迁:《史记》,长沙,岳麓书社,1988年,第807页。

[8] [法]勒庞格鲁塞著、黎荔等译 :《草原帝国》,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3年,第42页。

责任编辑: 蔚 蓝 文章来源:
免责申明】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更 多]
 
最新新闻
汉匈漠北决战,卫青犯下莫大错误留下
1939年-1945年各交战国基本物资的生
二战苏联女兵竟是穿裙子作战,一穿裤
大数据带你看,二战时被希特勒低估的
六换一,拯救大兵瑞恩到底值不值?
朝鲜真的只是萨德入韩的幌子?专家“
中国第三艘航母为何不用电弹?英国这
为什么俄罗斯只向中国出售S-400导弹
热门TOP
052D首次远航归来
毕马威:未来四年上海最有希望挑战
俄媒:中国军事潜力接近欧洲 对俄
美韩联合军演创纪录,“萨德”首次
中国歼31定位逐渐清晰,对抗美F35
再一次向他致敬:乔布斯改变世界的
少将:上甘岭到钢锯岭距离有多远?
人类未来九大威胁:现实只是一个幻
     
精彩推荐

空客新直升机外形科幻,上十亿美

052D首次远航归来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网站地图 |
·主办: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旌华传媒
·官方门户: 中国在线 CNN.OOO China Online
·信箱: cn1n@163.com
·网址: www.cn1n.com  www.cnn.ooo For more information , please visit our website
·版权所有: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C) 2005 - 2016
·备案许可: 鄂ICP备15005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