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中国在线 首页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 军事史 >> 正文
分享到:
二战后最惨烈的战争:8年两伊战争
2017-1-4 3:14:00           作者: 综合

  两个当时自吹的世界军事强国,动用了除原子弹以外的所有先进武器(化学武器都用上了),F14, F4,幻影战斗机,飞毛腿导弹,打了8年,死伤百万人,最后掐得筋疲力尽,民不聊生,谁也奈何不得,差点经济崩溃亡国,最后停战了事。

  被世界军界评论为 ‘ 先进武器打低水平战争” 最典型范例。

   二十世纪这一百年间,全世界共发生了大大小小三百多次战争灾难。1980年9月22日,长达八年的伊朗和伊拉克之间的战争爆发。这场战争使双方死亡约100万人,伤约170万人,相当于四次中东战争人员伤亡总数的17倍,直接经济损失高达九千亿美元。这场战争使用了包括化学武器在内的几乎所有的现代化武器,而且运用了极原始极残酷的人海战术,是一场名副其实的拼国力、拼人命的拉锯消耗战,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所罕见。人在战争灾难中的孱弱再次给人类敲响了沉闷的警钟。

  1980年 9月10日,美国中央情报局:9月9日,伊拉克大批军队开始向伊朗边境集结;伊拉克谍报人员自 8月起在伊朗境内的活动更加频繁。另据可靠情报:伊拉克外交部在同其他一海湾国家频繁地往来,并达成了一项旨在针对伊朗的秘密协议。这个时刻关注着自己在海湾地区利益的超级大国已于这些迹象中嗅到了浓烈的火药味。

  几乎同一时刻,苏联的谍报部门克格勃也将这些情报上报了国防部,并断言:一切迹象表明,两伊间以往小范围的边境冲突将于最近升级为全面战争。

  早在 8月,海湾国家首脑就已清楚地知道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将很快在伊拉克与伊朗之间点燃,那份新近达成的《海湾国家反伊朗秘密协议》已将这一情况通告了他们,并且这场秘密的交易使他们成了伊拉克的盟友。打垮这个波斯人聚集的国家成了海湾各阿拉伯国家共同的愿望。

  “伊朗在大革命后,清洗了原帝国军队中大部分高中级将领,使其军队的元气大受挫伤”,“ 8月份在伊朗发生了一次反对霍梅尼统治的政变,高级司令部和军官团遭到清洗,国内民心不稳”,“伊朗国内有强烈的民族主义动乱,其军队已完全涣散,几乎丧失了战斗力”。这一条条来自军情处的绝密情报给萨达姆·侯赛因注射了一剂强心针,一切已不允许他再等了。9 月17日,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发表声明:“1975年阿尔及尔条约完全无效,阿拉伯河应由阿拉伯国家管辖。”9 月20日,伊朗做出了迅速的反响,伊朗军队总司令巴尼萨德尔总统下令征召十二万预备役军人。9 月22日,伊拉克革命指挥委员会宣布:“给伊朗以决定性打击,将边境冲突升级为全面战争,全线进攻伊朗,收回被伊朗占领的全部领土。”

  战争的帷幕拉开了,两国人民的鲜血将随同浓烈而令人窒息的战火燃烧起来,灾难和着弥漫的大雾笼罩着两伊。谁曾预想到,9 月22日这噩梦般的一天使两伊人民陷入持续八年的苦难中。 开动绞肉机:战争起因和第一阶段 还有一件让霍梅尼终生难以忘怀的,来自伊拉克现任统治者给予他的奇耻大辱。

  萨达姆这个名字的原意“坚定不移的战斗者”似乎注定了他狂人的命运。1980年4月1日,一名伊朗“伊斯兰革命圣战”战士将一枚手榴弹掷向了伊拉克副总理。伊朗的天空烧得通红,似乎地狱之火在灼烧着大地。一到夜晚几乎整个巴格达都成了一座空城。毛拉和少年冲在最前沿,不顾死活地扑向雷区。令人胆寒的人海战术使伊拉克的防线和斗志崩溃了。伊拉克呼吁国际社会调解,举行谈判。

  伊拉克和伊朗虽然共同信奉伊斯兰教,膜拜同一个神——真主安拉,但是在他们中间却掺杂着民族矛盾、领土纠纷、教派分歧乃至领导个人政见不同等诸多难以调和的矛盾。两国间的旧怨夙恨使得两国的狂傲的领导人坚持认为,只有诉诸武力才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伊拉克”这个阿拉伯语中有“血管”之称的国家,人口总数为1958.1万,阿拉伯人就占其人口的79%,而伊朗在其5772.7万人中,波斯人占有 2000多万人。在这两个毗邻的国家中各自生存着近百万的库尔德人,两国政府长期支持着对方国内的库尔德族进行反政府的活动。加之两国陆地边界全长约1100公里,南部有长约 100公里的界河——阿拉伯河,如此长的接壤线使得这两个古国长期以来就不断地为领土问题发生着大小的争端。特别是围绕阿拉伯河界的争端尤为突出,阿拉伯河是伊拉克通向海湾的唯一水路,而伊拉克的经济又几乎全靠出口石油为其支柱,只有通过波斯湾石油才可源源不断地对外出口,因此,伊拉克长期称整个航道都是它的领土,界河以伊朗一侧浅水线为界,而伊朗也毫不示弱地坚持界河以河流中央的塔尔维格线为两国正式的边界线。1975年 3月在阿尔及利亚的调解下,两伊达成了《阿尔及尔协议》。伊拉克同意将阿拉伯河南端 102公里中心线定为两国水界;伊朗同意停止支持伊拉克库尔德反政府力量,并答应将陆界境内 300平方公里土地划给伊拉克,但伊朗领土转让事后并未兑现。时值伊拉克国内革命胜利没有多久,一切尚处在努力稳定已动荡多年的政局的紧要时期,就在十分“丢面子”的情况下签署了决议。

  1979年对两伊来说这是有特殊意义的一年。1979年2月5日,在国外流亡14年的什叶派宗教领袖霍梅尼在他的黑色革命成功时回到德黑兰,并宣布废除帝制,建立“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这位伊斯兰教传统的坚强卫士在实现自己梦想后开始了他以伊斯兰教义治国和对外的行动。首先,伊朗国内宗教领袖成为最高统治者,立法以《古兰经》为准则,建立起政教合一的神权国家。鲁霍拉·穆萨维·霍梅尼坚信伊斯兰的宗教复兴的火种将在伊朗这个被波斯语称为“光明”的国家中熊熊燃烧起来,并燃遍整个伊斯兰国家,他开始大肆输出“伊斯兰革命”,号召各国穆斯林起来推翻政府,建立“伊斯兰革命政府”,并大力支持一些国家的反政府势力。环视整个中东及海湾地区,他将“伊斯兰革命”输出的第一个目标指向了西邻的伊拉克。伊拉克的领土上居住着55%的什叶派穆斯林,而他们却又忍受着只占35%的逊尼派穆斯林的统治。霍梅尼自认他的思想一定能获得伊拉克穆斯林的积极响应。

  伊朗在仓促之下应战,一方面全线拼死抵抗,一方面空军首先出动 20架 F—4和F—5战斗机,对伊拉克后方首都巴格达、工业重镇巴士拉以及基尔库克油田地区实施轰炸;紧接着伊朗空军又出动140架飞机,飞临巴格达、巴士拉等城市及 15个军事基地和一些石油设施的上空。伊拉克军队如潮的攻势,使得一些政治家、军事分析家、记者认为伊拉克将会在几星期内摧毁伊朗赢得战争。伊拉克军队进攻的势头在库林堡方向进展顺利,却在阿巴丹和霍拉姆沙赫尔遭到了伊朗军队的顽强的抵抗。

  伊拉克此次进攻的主要目的是夺取霍拉姆沙赫尔和阿巴丹,将胡泽斯坦省的西南角划入自己的领土。卡仑河将阿巴丹和霍拉姆沙赫尔一分为二,伊拉克夺取了该地便控制了整个阿拉伯河,以保障巴士拉油港通往波斯湾的唯一出口安全。为达到目的,9 月25日,伊拉克军队向霍拉姆沙赫尔发起突袭。原以为不堪一击的伊朗革命卫队却布下了重重陷阱等待着他们,伊拉克的装甲师陷入塞满障碍物的狭窄街道和道路网中,伊拉克军队受到了意想不到的重创。在一个特种旅的急驰增援下,浴血了十五天的伊拉克军队终于攻下了霍拉姆沙赫尔,惨重的伤亡使得伊拉克革命指挥委员会不得不放弃进一步攻占阿巴丹的计划,只决定包围该城。

  随着雨季的到来,战争的进程缓慢下来,双方进入了僵持阶段。三个多月来的拼杀伊拉克占领了霍拉姆沙赫尔以及其他九个阿拉伯人聚居的城镇,围困了军事要塞索格德和石油城市阿巴丹,将伊朗二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控制在自己手上。然而,真正的预计结果却远没有达到,萨达姆低估了伊朗的民族情绪和战争潜力,战争不仅未如他所料的那样使霍梅尼下台、伊朗境内爆发少数民族起义,反而提高了霍梅尼的威望,加强了国内的团结,原有的动乱因战争而平息。伊拉克军队开始丧失了战场主动权,战争沉寂了下来。

  9月23日的伊朗对伊拉克的空袭使其损失了67架飞机。而9月25日在霍拉姆沙赫尔攻城战中,伊拉克军队死亡达到1500多人,伤4000多人;伊朗付出了更惨烈的代价:死亡3000多人,伤5000多人。无怪乎伊拉克将霍拉姆沙赫尔更名为胡尼恩沙赫尔——即血城,这儿的每寸土地上都滴撒着那些可怜的士兵的鲜血。

  自伊朗空袭巴格达后,巴格达开始实行灯火管制,320 万人的巴格达城的夜漆黑一片,人心惶惶地不敢大声说话,似乎时刻担心会因声音而招致一枚炸弹在头上开花。9 月30日,伊朗飞机击中了市区西南方的一个发电厂,油罐中弹,残红的大火席卷着浓烟将巴格达烧烤了整整一天一夜。城内的每一声巨响,都把居民屋顶上的鸽子惊得四处乱飞,大街小巷不时可见一只只被炮火烧得散发着阵阵刺鼻焦臭、肢体全非的鸽子。一到夜晚几乎整个巴格达都成了一座空城,居民们惊恐的奔向郊外。那些不得不因空袭而停工的工地,残缺地立在市区,使巴格达城显得更加惨淡。

  在伊朗的德黑兰,一个个巨大的弹坑布列在市区。许多人四下奔寻着自己的亲友,一声声凄惨的呼声从四周汇集在德黑兰的夜空中。一位头罩面纱的年轻妇女呆滞地坐在地上,她的侄儿、哥哥和十五岁的儿子全战死在霍拉姆沙赫尔的战斗中,莫大的悲怆使她无法流出眼泪。在阿巴丹,各个医院的病房和过道上摆满了病床,整个医院沉浸在一片痛苦的呻呤声中,医护人员四处奔忙着。 这就是战争,用人们的鲜血和痛苦做为代价的战争。

  人们喘息未定,沉寂了一个月又打响的战争把他们推向了更悲惨的深渊。 1981年1月5日上午十时,伊朗军队这支多数未经正规训练的部队,在总统巴尼萨德尔亲临战线最前端的鼓舞下,开始了它蓄积一个月的反击。遮天蔽日的炮弹似乎怀着对人的切齿之恨从天降落在伊拉克的士兵群中。反击在巴尼萨德尔总统的亲自策划指挥下同时从西线和南线实施。由一个正规师、100 辆坦克协同边防部队和革命卫队共16000多人从西线佯攻;真正的主攻方向在南线,装备有350辆“酋长”式坦克的一个坦克师、二个步兵师和革命卫队的精锐部队在一个炮兵师的支援下全线反击。撕裂长空的炮弹呼啸着,坦克和步兵战斗车“嘎嘎”地轰鸣着,双方的血肉之搏正在拉近。1 月5日~7日,双方的厮杀在西吉兰和阿瓦士、苏桑吉尔德激烈地全面展开,血肉横飞,惨呼四起,伊拉??,只有伊拉克军人被俘了2000余人的报道。

  7 月10日,一场自第四次中东战争以来最大规模的坦克战在苏桑吉尔德的沼泽地带展开,四百多辆坦克你来我往的拼杀着,由于后勤保障的跟不上致使伊朗的 100多辆坦克被伊拉克夺去,双方共有200多辆坦克没能再从沼泽地中爬出来。

  1981年9月2日,伊朗又经过周密准备打响了一场蚕食战,向伊拉克的薄弱地段猛攻。使得伊拉克军队被迫撤退数公里,有效地牵制了伊拉克的援军。

  9 月26日凌晨,早已集结在阿巴丹对岸的巴哈姆沙尔河的五个步兵团和大量的装甲部队以及炮兵部队强渡巴哈姆沙尔河,对围困阿巴丹的伊拉克部队发动了突然袭击。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得伊拉克军队措手不及,经过三天的激烈对攻,伊朗取得了开战以来的第一次“重大胜利”,将伊拉克军队赶过了卡仑河,退入霍拉姆沙赫尔,阿巴丹的围困解除了,通往阿瓦士、马萨赫、达赫文的交通要道打开了,并且还歼灭了伊拉克的一个师。

  伊朗开始对这场战争有了更大的信心。

  宗教的大肆渲染,战果的轮番报导,伊朗全国上下的士气逐步膨胀起来。“迅速行动起来吧 !我的兄弟们,为真主而战,为伊斯兰而战,为伊朗而战。踊跃的加入战斗的行列,我们将组建一支两千万的大军把伊拉克侵略者彻底击败”,穆萨维&middo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责任编辑: 蔚 蓝 文章来源:
免责申明】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更 多]
 
最新新闻
二战后最惨烈的战争:8年两伊战争
大唐与阿拉伯帝国中亚争霸的6次战争
看韩国人这些年是如何“创造”历史的
有钱有什么了不起?此人腰缠万贯照样
120年前李鸿章接受《纽约时报》采访
耳屎到底该不该挖?
人类在进化过程中,为何只保留了特定
中日海军实力比较(图解)
热门TOP
海空高潮迭起,陆军不甘寂寞迎全新
2016世界十大新闻
年度盘点 | 2016年,在南海发生了
军媒:建设一支有航母战斗群的蓝水
英媒:中国军人严寒训练司空见惯 
改进型歼31战机成功首飞 换上新型
英媒:中国在天宫二号测试电磁驱动
奥巴马的战争政治遗产
     
精彩推荐

战后之战:日本为什么那么快就从

海空高潮迭起,陆军不甘寂寞迎全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网站地图 |
·主办: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旌华传媒
·官方门户: 中国在线 CNN.OOO China Online
·信箱: cn1n@163.com
·网址: www.cn1n.com  www.cnn.ooo For more information , please visit our website
·版权所有: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C) 2005 - 2016
·备案许可: 鄂ICP备15005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