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中国在线 首页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思潮频道 >> 言论 >> 正文
分享到:
400万租的总统套房里才能办公、庆祝升官搞千人阅兵仪式……耍官威其实是种心理病
2019-08-18           作者: 反腐败导刊

廉政瞭望

以打骂下属闻名的合肥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程瀚,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曾有干警看到他半夜坐在办公室里哭,一名情妇也发现他数次梦中惊醒,坐在床上哭。暗自哭泣的程瀚,与恣意打骂下属的公安局长,实则是同一人。

落马后,程瀚将自己的“粗暴、霸道”归结为性格缺陷和狂躁症。至于病因,程瀚居然认为是童年家庭娇惯,“想要什么必须给什么,不然我就不起床”。

耍官威绝非自信的表现,反而可能是掩盖内心的虚弱。那些官威汹汹的官员,其实已陷入到一种病态。

400万租的总统套房里才能办公、庆祝升官搞千人阅兵仪式……耍官威其实是种心理病

合肥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程瀚将自己的“粗暴、霸道”归结为性格缺陷和狂躁症。

缺了酒店套房,就不会办公

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曾主政扬州、南京多地,下属们都知道季建业的一个习惯,如果当天有会议,就到会议室去找季建业,假若当天没有会议,只能去酒店求见。因为季建业从不来办公室,而是在酒店套房内办公。从扬州到南京,一路如此。

明明有办公室却闲置不用,非要耗费公帑入住豪华宾馆的官员,并非季建业一人。山西临汾市委原常委、市纪委书记沈庆华,曾花费400余万元公款长期包住临汾宾馆3888元/天的总统套房……

针对当时山西部分官员长期不去办公室,窝在宾馆里办公的状况,时任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甚至在公开场合提出要求:“从今天开始,全省各级领导干部一律到办公室去办公。”

这些官员为何热衷在宾馆的豪华套房办公,季建业落马后曾反思道:“宾馆套房装修豪华大气,感觉在里面办公很威风。”当然,也有些官员甚至形成一种心理依赖,似乎不在豪华酒店里就办不了公。

在某些官员看来,官大一级,吃穿住行自然应与众不同,自己就该架子大,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上有爱讲排场、爱耍官威的官员,下就有曲意逢迎者推波助澜。

陕西省原省委书记赵正永曾苦于自己治下的三秦大地雾霾严重,冬季时常南下躲避雾霾。赵正永排场极大,出入都得五星级酒店的高档套房,但碍于身份又觉得一行人浩浩荡荡有些扎眼。

西安一家国企的负责人姚春雷看到了其中机遇,斥资10亿元收购了三亚一座五星级酒店的经营管理权。曾有媒体披露,这家五星级酒店的经营业绩并不佳,花10亿元买下经营管理权算不得好买卖。收购之后,姚春雷也没将心思用在酒店经营上。他投资酒店的初衷就是为了给赵正永一家寻找冬日避霾的好去处。

每当北方雾霾严重时,赵正永举家南下,入住该酒店内面积达800平米的独栋别墅。姚春雷更会伴随左右,并让工作人员务必伺候好这名尊贵客人。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姚春雷凭借与赵正永的关系,在陕西的政商界叱咤风云,攫取了巨大利益。赵正永落马前,姚春雷也被相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

少了前呼后拥,就不会“做事”

官员们耍威风,讲排场,自然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山西省原环保厅厅长刘向东有“恶官”之名,有人还写了一本《“恶官”刘向东环保纪实》。书中赞扬刘向东“宁施恶,不随俗”。

刘向东自己也说:“有点霸道,有点霸气,不是坏事,别人不敢轻易对你不恭,觉得你头难剃”。但事实证明,刘向东这番话未必可信。刘向东日后成为“亿元巨贪”,他的种种霸道行迹,更多是掩耳盗铃,遮掩内心的恐惧。

400万租的总统套房里才能办公、庆祝升官搞千人阅兵仪式……耍官威其实是种心理病

刘向东

落马后的中石化原总经理王天普反思说:“随着职务的升高,在不同的一种层面的职务,它有不同的一种消费的方式和消费的标准,还有一种攀比的心态。”从这番话中不难看出,官员们竞相逞官威,也是唯恐别人将自己比下去。

株洲市市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谢清纯担任醴陵市(县级市)市委书记时,与市长关系不睦,曾经在班子会上直接对市长说:“市委只有一个书记是我谢清纯,你是副书记,到底听谁的?”

官员摆阔气讲排场,大耍官威,毕竟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事情,凡事更不好亲力亲为。这就给了某些投机钻营者机会,他们挖空心思,满足官员们的官威欲,完成了另一种形式的权钱交易。

正是这样一种竞相耍官威、过官瘾的心态,闹出了不少笑话。安徽亳州市委原书记李兴民称为“阅兵书记”,当年为了庆贺自己升官,他决定组织政法系统举行一场亳州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阅兵仪式”。

干警进行为期6天的军事化、封闭式学习训练。阅兵的前一天晚上,李兴民住在榴花宾馆的豪华套间。阅兵开始,李兴民乘敞篷检阅车沿魏武大道自北向南检阅全副武装,列队站立的近千名政法系统干警。李兴民不时向干警挥手致意,并呼喊“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受检阅的人员齐声高呼“首长好!”“首长辛苦了!”

不光是李兴民,还有一些官员乃至学校校长依旧对阅兵乐此不疲,觉得这是在抖威风,过官瘾。

另一个颇为讽刺的是,一些对下暴躁的官员,对上却是媚态毕现,呈现出一种人格分裂的状态。火荣贵对下恣意打骂,对上却是百般恭顺。当年火荣贵在武威搞了一条公路,原本定名为“金大快速通道”。时任省委书记王三运视察时,因为口误把这条路叫成了“金色大道”,火荣贵二话不说把路名换成“金色大道”。

在会议上斥责市长“市委只有一个书记”的谢清纯,还有一个绰号叫“跑官书记”。经审理查明,谢清纯受贿金额超过三分之二用于“跑官”,媒体形容其“可恨、可叹、可惜”。谢清纯对下霸道,对上谄媚,甚至对于那些自称有“特殊背景”的人也恭敬有加。

谢清纯经一名寺庙住持认识了北京王姓人士,并深信不疑。谢清纯送上大笔金钱,邀请对方来湖南,甚至听说王姓人士的母亲在井冈山,立刻安排警车将其接来醴陵,由自己陪着参观寺庙。

官威的正确打开方式

为官者,需要建立威信。但需知,威信是一种无形的人格魅力,与权力有关,更与品行操守、行事方式关系极大。有威信的干部,说话有人听,做事有人帮,到哪儿都能开辟火热的工作局面。

法国作家拉·封丹曾提出过“南风法则”,也叫作“温暖法则”。封丹认为,温暖胜于严寒。管理者要建立起威信,就应当尊重和关心下属,时刻以下属为本,多点“人情味”,多注意解决下属日常生活中的实际困难,使下属真正感受到管理者给予的温暖。这样,下属出于感激就会更加努力积极。

原中国民用航空局局长李家祥担任国航集团一把手之初,后勤办公室送了一辆车,价值80万,他没坐,给卖了,买了四辆桑塔纳为老干部看病。

李家祥曾说,不抛锚的车都是好车,能够开得动的车就行,给我配一个能开得动的,不抛锚的就行了。李家祥没有像有些人那样去追逐排场,但他这样做,反而建立起了威信

官员要统御下属,自然需有过人之处。但这些过人之处,不在于吃穿住行上的讲究,而在于脱离低级趣味。

南昌市原市长李豆罗从基层干起来,当县委书记时喜欢打牌、烟瘾很大。有人反映说,李豆罗通宵达旦打牌,还接受别人送的香烟。后来,李豆罗在会上公开表示,自己虽然喜欢打牌,却从不赌博。不过身为领导干部,打牌毕竟影响不好,从此再也不打了。自己抽过别人的烟,也给别人发过烟,但算起来还是抽别人烟更多,所以把烟也戒了。

此后几十年,李豆罗既不上牌桌,更戒掉了烟瘾。南昌的官员都知道,千万别在李豆罗面前抽烟。

当然,不耍官威并不意味着随波逐流当老好人。在工作中严格要求,甚至对犯错误的下属严厉批评,绝非是耍官威。朱镕基刚任上海市长不久,很多人尚不了解他,好几个局长按以前的惯例姗姗来迟。

10点过后,进来一个局长,刚要坐下,朱镕基立刻说,“你过来,不要坐。到台上来给我们大家说说为什么迟到。”局长解释刚才才忙完一个会议赶过来的。朱镕基便说:“你忙,有我忙吗?你一个人迟到两分钟,我们这么多人加起来,有多少分钟?”后来者一见形势不妙都不敢迈步进去。

这件事后来演绎成这样一个小段子:市长办公室秘书通知一位上海市政府领导10点半开会,该领导悠悠地说:“那我10点一刻走吧。”少顷,又追问了一句:“今天是谁主持会议?”答曰:“朱镕基。”对方立刻改口:“那我10点就走!”

什么是耍官威,什么是严格要求?其实界限是很清楚的。前者是为了个人威风,只要觉得旁人怠慢了自己便怒不可遏,后者却是为了推动工作。“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威而服吾公”,威信其实是一种无声的说服,靠的是以身作则的表率力量。

耍官威是种病,那就得治。权力是用来为人民办事的,而不是拿来抖威风的。耍官威损害了党员干部的形象,也伤害了干部与群众的鱼水感情。

《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指出,态度蛮横、颐指气使、简单粗暴的“耍官威”,本质是官僚主义作风。习近平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强调,加强党的政治建设,保证全党集中统一、令行禁止,要把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为重要任务。

当前,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是重要的政治任务,随着很多地方针对突出问题,精准施策,靶向治疗,得官威病的官员已经越来越稀有。

责任编辑: 蔚 蓝 文章来源: 反腐败导刊
免责申明】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更 多]
 
最新新闻
热门TOP
     
精彩推荐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网站地图 |
·主办: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旌华传媒
·官方门户: 中国在线 CNN.OOO China Online
·信箱: cn1n@163.com
·网址: www.cn1n.com  www.cnn.ooo For more information , please visit our website
·版权所有: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C) 2005 - 2016
·备案许可: 鄂ICP备15005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