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中国在线 首页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思潮频道 >> 思潮 >> 正文
分享到:
在这些法律缺席的地方,可以做任何事情都不被“惩罚”
2019-08-14           作者: 网络来源

来源:燕大元照

在这些法律缺席的地方,可以做任何事情都不被“惩罚”

1965年5月,三名初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花了450美元,买下了科罗拉多州特立尼达(Trinidad)郊外的六英亩灌木林地。

“三人帮”憧憬,将这里建成“所有人都可以为所欲为的”乌托邦聚落

这片土地,后来成为“落城”的发源地,这个社群奉行无政府主义——并非鼓吹“实施爆炸等恐怖行为”,而是“反对外来的威权、强力及胁迫,转而支持自愿配合、自我约束”——堪称上述学者呼吁的鲜活范本。

任何旨在对个人行为施加集体威慑的做法,如惩罚,都违反了“落城”承诺“个体性不受限制”的哲学信念。

聚落成员相信,自己能够,且应该向其他成员的不当行为表达反对意见。正是通过这种失望、不悦的个人表达的累加作用,借由社会压力,对恣意妄为者予以教育、矫正。带有威胁性质的群体性制裁方式——施加处罚的做法——则被禁止。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聚集至此的人对于社群的具体生活方式缺乏共同理解或合意。聚落内部所有财产归全体居民共有。事实上,这块土地的地契上清楚载明,“永远对所有人免费开放”

对于希望加入该社群的人不设任何限制。无论是构筑新的建筑物,还是组织艺术展演,在一切社群事务上,所有成员都应互助。三餐同炊共食。个人的全部财产、收入都需要存入共同账户。购买食品、建筑材料、个人必需品及公共用品的资金,皆由共同账户支出。

刚开始不过数周,他们就协力搭起了简陋的网格型穹顶建筑物用以栖身,种花养鸡,甚至还开始着手创作艺术作品。

对于这群人来说,视觉冲击至关重要,艺术最大。甚至就连冰箱都成为饰满亮片的艺术品。

在首个穹顶建筑原型竣工不久后移居此地的一位工程师深受触动,无师自通,指挥一群人利用回收来的车顶,以革命性的创新方式,花费不到200美元,就搭建起了颇为坚固的穹顶建筑物。

最终,激动人心的创新式样穹顶建筑层出不穷。“落城”也因此一度成为充满活力、振奋人心的聚落。

“落城”聚落的出现,领先时代。其成员不仅谈论摒弃惩罚,实际上也在践行这一理论。他们向全世界证明反惩罚模式的实际效果,同时坚信将会有更大规模的社会组织发现这种模式的价值,并纷起效尤。

1965年夏,一位自称彼得·“兔”(Peter Rabbit)(大多数居民都在抵达这片新天地时给自己取了酷炫的新名字)的人移居“落城”。

从最开始,他就表现出对参与集体活动不感兴趣。

彼得·“兔”从不完成聚落分配的日常任务,从不为集体创作的艺术作品或其他项目贡献心力,反倒喜好逞勇斗狠,也不按照聚落规则分享其所带来的补给物资。尽管大家对此多有不满,并且屡次说教,但因坚持一贯信奉的不惩罚哲学,无法对其施加正式制裁。

“落城”毗邻一座小镇。聚落成员需要经常与小镇居民打交道、做生意。

当发现彼得·“兔”从镇上唯一的木材场(该企业之前对“落城”聚落多有帮助)盗窃工具时,聚落成员都相当沮丧。

他们担心这将有损“落城”与木材场乃至整个小镇的关系。当然,他们依然坚持认为,根据聚落奉行的宗旨,不能制裁“兔”的行为。

“兔”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的“兔窝”——反正是这样叫的——度过,当然,这座穹顶建筑也是社群其他成员为其及其家人兴建的。

“兔”的主要活动,就是撰写一些有关“落城”的文章并公开发表,其中很多流传甚广。但他的写作活动颇受非议,很多聚落成员认为“兔”所撰写的内容大部分并不属实,这家伙俨然以聚落领袖的身份示人,而他所撰写的部分内容诋毁了某些聚落成员的名誉,部分含有淫秽及种族歧视内容,因而遭到美国邮政当局的扣押。

尽管心存不满,聚落成员依然感到无法对“兔”施加制裁。

相反,秉持的互助哲学还迫使他们顶着反感,帮助“兔”传播这些内容虚假、充满恶意的文章。

1967年初,彼得·“兔”想出个举办“欢乐节”(Joy Fest)的点子,为此,聚落将为所有希望前来聆听音乐、学习“落城”精神以及讨论艺术的人提供食宿。

大多数“落城”居民对此表示反对,指出如果大量人群涌入这片刚可维持基本生存的营地,可能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即使贡献出自己的所有资源,“落城”也没有办法为如此多的人提供食物及住所。

很多人甚至认为,这一计划足以威胁到他们付出两年时光倾力打造的这个聚落自身的存亡。

一些人试图私下游说“兔”改变主意,但都未果。在没有办法说服“兔”的情况下,“落城”的居民们只好开始挖厕所、买食物。

“欢乐节”的消息一经公布,便引得大量新人涌入“落城”,数量之巨,远远超过为数不多的长期居民。

“落城”原住民花费大量时间试图维持局面,但依然出现了混乱脱序的情况。卫生设施及饮用水严重短缺,厨房里一片混乱,家庭安全感骤降。

本来,“落城”打出的旗号是号召大家结成社群、追求艺术,但“欢乐节”却打出了新旗号。恰如某位“落城人”所描绘的那样,“这里变成了追求极乐之地,人们可以不负责任地恣意嗑药、性交”。

“欢乐节”按计划落幕后,很多参加者没有离开,反而选择留了下来。“落城”居民决定,或许他们需要制定政策限制规模,特别是聚落成员的人数。很多新来者都属于不稳定分子,沾染毒瘾或存在其他问题,甚至其中还裹挟有一些离家出走的未成年人。

因此,“落城”居民决定采用正式的行为规范,禁止吸食毒品。然而,正如因为奉行不处罚政策导致最初达成的谅解与合意遭到忽视一样,新规则也无人理睬。

毒品问题变得愈发严重。不断有新人涌入。对此,一位创始成员这样评价:

无论什么时候,都有很多人来来往往。本来我们设立过一些规矩,但却从来没有能够发挥作用。现在,更是什么规矩都没有了。本来,我们针对毒品立下过规矩,但这些根本……就不管用。

大约与此同时,某些前往临近小镇购买生活用品的聚落成员,偶然看到彼得·“兔”正在当地一家饭馆享用牛排大餐。

“落城”始终要求聚落成员将自身的全部金钱存入公共的银行账户。现在,很显然,彼得·“兔”有办法赚到钱但却没有交公。

面对质询,“兔”对自己的欺骗行为供认不讳,但依旧执迷不悟,拒绝以后将自己的钱交公。尽管如此,和之前很多次一样,聚落成员决定不能对其加以制裁。

不满与日俱增,很多人都不再愿意继续将钱存入公共账户,而“兔”正是在一毛不拔的情况下从这一账户大受其益。

牛排事件后不久,一位名叫“杰思罗”(Jethro)的海军陆战队逃兵加入聚落。一位聚落成员这样描述接下来发生的情况:

某天,一辆机动车从我居住的穹顶建筑外呼啸而过。我赶紧出来,看到(杰思罗)和曼迪斯(Mantis)正骑着一辆小型摩托车在聚落里兜圈子。每个人都上去骑,嗖嗖转圈,不时摔倒在地。


“车是谁的?”


“我们的。”


“太棒了。哪儿来的?”


“我买的。”杰思罗从车上跳下来说道。


科拉德(Clard),“落城”创始人之一,站在那里,郁郁寡欢。

“买小摩托的钱来自我们的银行账户。他把我们的钱花得一干二净。

几天前,杰思罗才被纳入到社群的公共账户当中。结果现在公共账户已然运转不灵。

没有人愿意再将钱存入这个账户,公共账户无法继续得到捐款,同时没有任何办法控制不当行为,很明显,任何合作行为的可能性,都已遭到实质破坏。很快,创始人纷纷弃“落城”而去。

靠友情及共同价值观维系的社群关系,止步于此。

在价值层面,人与人之间不可避免会出现分歧或冲突。某些人也会偶尔,甚至经常,像彼得·“兔”在“落城”的所作所为那样,以牺牲他人为代价,推行个人意志。

在很多此类情况下,通过个人商谈或社会压力实现的“再教育”,并不会点石成金,培养出集体主义的思维方式。

只有威慑性质的制裁——惩罚——才能够产生这种效果。如果由作为整体的社群加以推行,通过集体判断而不是个别判断对相悖行为予以限制,并对这种限制加以合法化,那么对于整个社群而言,适用此类制裁就将减少分歧,凝聚合意。

社会压力与社会规范属于重要且强大的影响因素,但其缺陷也显而易见。上述影响因素如果能够发挥作用,就意味着受其影响的人必须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同时将这种看法放在比自身需要更为重要的位阶。

但这显然不适用于彼得·“兔”,而在任何社群,毫无疑问,都会存在此种异类。考虑到人与人之间的观念与利益存在天然分歧,不可避免会产生重大冲突,因此,每个社会都必须通过设定、推行某种基本规则,有效应对上述分歧与冲突。

想必会有人主张通过严格遴选的方式,仅仅让那些在所有重要层面都慷慨、善良的人加入特定社群。

无论是谁,如果日后被发现在此方面存在不足,都将遭到驱逐。

然而,这样的一种成员限制,显然与“落城”所鼓吹的“永远对所有人免费开放”的理念不符。

更为重要的是,对于上述学者向社会大众强力推销的非惩罚体制而言,成员遴选与驱逐机制并不适用。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必须与每个人打交道,无论这个人有多不好相处。唯一能够将某人从这个大的社会中清除出去的办法,就只能是将其投入监狱——而这就意味着将适用这些学者所反对的惩罚方式。

或许有人希望设计出一套规则体制,并公平、公正地予以践行,同时还希望这一规则体制在实现设计初衷的过程中,尽可能降低因此带来的痛苦(目前美国刑事司法体制中刑罚的严苛程度或许过犹不及了)。

如此一来,这样的惩罚体制就不再是一种抽象观念,而是会成为实现有效社会合作的前提条件。群体核心价值必须得到尊重,有违者必受制裁,借此,不仅强制违规者尊重其所在群体的核心价值,还需要向其他人证明,这种价值十分重要,值得其继续遵从。

彼得·“兔”的故事恰恰说明了这一点。一旦大家发现他并未遵从“落城”的价值原则——因为彼得·“兔”并未向他取钱的公共账户中存入自己的财产——集体财产乃至整个聚落本身就将自行解体。

如果某个组织一味姑息纵容有悖其价值观、让其他成员无法接受的行为,那么,没有哪位成员会傻到继续为该组织做贡献。

真正的“落城之谜”,在于为什么其成员从最开始就始终为彼得·“兔”这种混蛋的予取予求大开绿灯。当发现他没有参与公共活动时,聚落成员熟视无睹;当发现他偷窃聚落恩人——当地木材场的财物时,聚落成员无动于衷;当发现他发表令人作呕的作品时,聚落成员明知自己被卖了还帮着数钱;当他不顾别人反对策划“欢乐节”时,聚落成员砸锅卖铁倾囊相助。

责任编辑: 蔚 蓝 文章来源: 网络来源
免责申明】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更 多]
 
最新新闻
热门TOP
     
精彩推荐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网站地图 |
·主办: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旌华传媒
·官方门户: 中国在线 CNN.OOO China Online
·信箱: cn1n@163.com
·网址: www.cn1n.com  www.cnn.ooo For more information , please visit our website
·版权所有: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C) 2005 - 2016
·备案许可: 鄂ICP备15005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