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中国在线 首页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大国兴衰 >> 第三帝国 >> 正文
分享到:
希特勒的“世界之都”——从柏林到日耳曼尼亚
2021-01-04           作者: 幸福的胜子

原创 冯涛 | 崎峻文化 崎峻军史周刊

柏林作为“世界之都”将只能媲美古埃及、古巴比伦或古罗马,而不是伦敦和巴黎!

——希特勒

纳粹党上台后,希特勒在积极备战的同时,认为当时的柏林规划与建设太过守旧和落伍,有必要通过重新规划和建设让柏林超过巴黎、伦敦和华盛顿特区,并且超过它们。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曾这样定义现代化城市:“与古典时期所不同是,城市不仅只是一种标志,其应该是‘荣耀的丰碑,以其宏伟的建筑和布局向公众展示国家获得重新强大。这些宏伟的地标性建筑将成为国家社会主义国家的象征。’”

为了实现心中的梦想,希特勒从1935年开始筹划对柏林进行重新规划和建设,并最终形成了“世界之都日耳曼尼亚”(Welthauptstadt Germania)这一疯狂的新柏林规划项目。

世界之都的由来

事实上,“世界之都日耳曼尼亚”并不是纳粹所创造出来,而是在战后历史学家对纳粹谋求世界霸权时柏林建设的一种“巨像化”比喻。希特勒本人重未用这2个词汇同时描述新柏林,他要么称其为“帝国首都”(Reichshauptstadt),要么称其为“日耳曼尼亚”。

曾担任希特勒身边工作人员的德国行政法学家亨利·皮克(Henry Pick),在其出版于1968年的《元首大本营席间闲谈》(Tischgespräche im Führerhauptquartier,英译版书名为《希特勒的席间闲谈》),称希特勒在1942年6月8日的一次谈话中要将新柏林更名为“日耳曼尼亚”,并将其建设成“大日耳曼尼亚世界帝国”(Grossgermannisches Weltreich)的焦点:

“正如巴伐利亚人和普鲁士人曾深受俾斯麦的‘德意志问题’的影响,欧洲大陆的日耳曼人民亦必须系统性地引向日耳曼思想。他认为将帝国首都柏林更名为‘日耳曼尼亚’的想法非常好,其可以显著推动日耳曼思想在欧洲的影响。尽管各日耳曼尼亚种族核心存在着很大的空间距离,但‘日耳曼尼亚’作为帝国首都,以其典型的形式给日耳曼民众带来团结的心灵纽带。”

对于“世界之都”这一概念,希特勒则早在3个月前便曾这样讲道:

“柏林作为‘世界之都’将只能媲美古埃及、古巴比伦或古罗马!而不是与伦敦和巴黎”

纳粹德国首席建筑设计师阿尔贝特·施佩尔则将希特勒的这两个词融为一体——“帝国首都日耳曼尼亚”,但后来在其1969年出版的回忆录中用到了“世界之都日耳曼尼亚”这个词。尽管如此,希特勒内心仍将重建后的柏林视为战争胜利后建立一个“大日耳曼尼亚世界帝国”的首都,而“帝国之都日耳曼尼亚”则是“帝国首都整体建设方案”的一个宏伟名称。

■ 1934年,希特勒与首席设计师施佩尔(左)和另一名建筑设计师一道设计纽伦堡帝国党代会会场。

■ 1943年6月4日,希特勒在元首大本营向施佩尔颁发“弗里茨·托特”戒指。1942年2月8日,帝国军备部长弗里茨·托特死于空难后,希特勒任命施佩尔为帝国军备部长。

总体规划

为了迎接1936年柏林奥运会(第16届奥运会),并将这届奥运会作为纳粹向世界展示国家建设的橱窗,德国修建了可以容纳11万观众的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史学界通常将这座球场作为纳粹“柏林改造计划”的第一步,尽管施佩尔后来在1937年9月在纽伦堡的纳粹党帝国党代会开工建设一座可容纳40万观众的体育场——德意志体育场(Deutsches Stadion),意图让其成为世界最大的体育场。

■ 1936年柏林奥运会主会场——柏林奥利匹克体育场。现为柏林赫塔足球队的主场。

■ 1938年3月21日,希特勒在施佩尔的陪同下来到纽伦堡附近的一处山坡,视察“德意志体育场”验证工程工地。

■ “德意志体育场”模型。

■ “德意志体育场”与“齐柏林”会场位置图。

1937年1月30日,希特勒下令成立以施佩尔为建设总监的“帝国首都建设总监察处”(Generalbauinspekors für die Reichshauptstadt,简称GBI),负责帝国首都柏林的总体建设改造工作。

■ 电影《帝国的毁灭》剧照:施佩尔在总理府内凝视着自己的杰作。

施佩尔的柏林改造计划从1935年开始陆陆续续修改到了1943年,大体的方案依托2条交叉的宽阔交通轴线。他最初规划了2条环线,后又扩大规划为4道环线,以此分流城市核心区域的交通。两条轴线的中心点规划建设一座用作中央集会地的“大会堂”(Grosse Halle,又称“人民大会堂”)。南北轴线计划建设为一条景观大道。施佩尔还计划在柏林西郊的格鲁讷森林(Grunewald)建立一座大学城,并在柏林东部和南部建设新的城区。

■ “世界之都日耳曼尼亚”总体规划草图。

■ “世界之都日耳曼尼亚”核心区域规划草图。

■ “世界之都日耳曼尼亚”规划模型图,远处为柏林滕普霍夫机场。

东西轴线

50公里长的柏林东西轴线从柏林西郊的武斯特马克(Wustmark)出发,贯穿陆军大街(Heerestrasse)、阿道夫·希特勒广场(前帝国总理广场、现特奥多尔·霍伊斯广场)、皇帝大道(Kaiserdamm)和俾斯麦大街、克涅广场(Knie,今恩斯特·罗伊特广场)、柏林技术学院、夏洛滕堡大街(Charlottenburger Chaussee,今6月17日大街)、大星广场(Grosser Stern)、勃兰登堡门、菩提树下大街、法兰克福门和法兰克福大道。

根据希特勒的要求,东西轴线的东部延长线后来被取消,在博物馆岛(Museuminsel)的部分博物馆建筑物区域增加宽度,并计划在施普雷运河北段的“铜渠(Kupfergraben)”畔建设一座“世界大战博物馆”(Weltkriegsmuseum)和一座“人种学博物馆”(Rassekundemuseum)。

1938年6月,在1935年开始的2个改造阶段之后,东西轴线提早完成了一段7公里长的改造工作,以迎接希特勒的50岁生日。著名的胜利纪念柱(Siegessäule)被从国会前的国王广场西移1.6公里至大星广场,并加高了7.5米。

■ 美剧《高堡奇人》剧照,日耳曼尼亚东西轴线上的大星广场和远处的“人民大会堂”。

■ 美剧《高堡奇人》剧照:胜利柱与“人民大会堂”。

由于夏洛滕堡大街原先照明不足,柏林的一家电气照明公司根据施佩尔的设计,在阿道夫·希特勒广场和动物园地铁站之间路段的左右两侧,安装了800盏路灯。如今,这条路上尚有部分当年安装的路灯,虽历经三次更换,但基本形制仍保留着1939年的样子。

■ 1938年6月,《柏林晨报》头版头条报道了柏林改造工程开工。

■ 1938年东西轴线改造期间拍摄的一张照片。

■ 1938年大星广场上的胜利柱与路边的“施佩尔路灯”。

■ 如今依然屹立在夏洛滕堡门旁的东西轴线“施佩尔路灯”。

南北轴线

40公里长的南北轴线将成为新柏林的核心景观大道,其核心区域为北面在莫亚比特区(Moabit)北部修建一座宏伟的火车北站,在城南滕普霍夫(Temelhof)巴本大街火车站(Bhf. Papestr,今柏林南十字火车站)位置上修建一座同样宏伟的火车南站。火车北站旁将修建一座1200米长、400米宽的倒影池,用于映衬其南面壮观的“人民大会堂”。这座水池将比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倒影池大15倍。

■ 2008年“日耳曼尼亚神话”展上展示的“倒影池”。这个“日耳曼尼亚”核心建筑模型为2004年拍摄的纪录片《施佩尔与他》所制作的道具。

火车南站的初期设计方案早在1937年便已经完成,后在1940年由施佩尔本人领导设计,但最终在柏林改造计划于1943年3月中止时被叫停。1941年8月,施佩尔下令,在南站20道铁轨的基础增加两道铁轨用于连接希特勒所喜爱的宽轨铁路。

■ “世界之都日耳曼尼亚”火车南站CG图。图中展示了纳粹黑科技之一——高7米,轨距6米的双层高速列车。

柏林南北轴线宽达120米,南站前方为一座宏大的凯旋门。这座凯旋门设计蓝本为巴黎凯旋门,设计高度达117米,宽度为170米,将镌刻上所有一战德国阵亡将士(180万人)的名字,并装饰由著名雕塑家阿诺·布雷克(Arno Breker)创作的雕塑。二战爆发后,希特勒决定凯旋门的建设工作延期至赢得战争以后,以节约战略物资。

■ “世界之都日耳曼尼亚”南北轴线主要建筑规划图。

■ “日耳曼尼亚”的其中一个规划模型,可以看到凯旋门和左上角的火车南站。

■ 凯旋门彩绘。

■ 纳粹时期制作的“日耳曼尼亚”南北轴线核心规划模型。近景处为火车南站。

■ 凯旋门CG夜景。

■ 帝国总理府内院门口摆放的2尊由阿诺·贝克创作的名为“党”(Die Partei)的持火炬者雕像。

■ 1940年,阿诺·贝克为施佩尔创作雕塑头像。

为验证柏林地区湿软的土层能否承载新柏林所规划的超级工程(尤其是庞大的凯旋门),施佩尔在滕普霍夫机场西北方向建设了一个名为“承重体”(Schwerbelastungskörper)的巨型混凝土结构验证建筑。这座圆柱体“承重体”于1941年建成,耗资约40万帝国马克。“承重体”有一个直径11米的基柱,深埋于地表以下18.2米处,其内部空间安装了一些测试沉降的仪器设备。基柱之上为直径14米,高21米,重12650吨的“承重体”钢筋混凝土身。通过计算,“承重体”的每平方厘米承重为12.65公斤。根据要求,如果“承重体”在三年时间里的沉降尺寸小于6厘米,则可以满足建设新柏林所需要的超级工程。1944年6月,“承重体”的沉降测试工作被中止,此时的数据为下沉了大约19厘米。因此,施佩尔决定只能在对凯旋门土层进行加固后才能开始施工。

战争结束后,柏林市政府曾计划拆除“承重体”,但由于体量巨大且爆破施工可能会危急到附近的铁路设施和其他建筑,因而放弃了拆除工作。此后,柏林技术大学继续利用其收集沉降数据,用于研究柏林的土壤沉降比,直至1977年。自1995年起,“承重体”成为向公众开放的历史文物保护建筑。

■ “沉重体”今貌,其中下图为钢筋混凝土身与基柱连接部特写。

凯旋门南面的火车南站站前广场将用于陈列各种缴获的武器装备。第三帝国所有重要的党政机构、大型企业总部和文化机构将沿南北轴线修建机构大楼。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责任编辑: 蔚 蓝 文章来源:
免责申明】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更 多]
 
最新新闻
希特勒的“世界之都”——从柏林到
请查收备用 冬季疫情防控指南
中国航天 我们今年要到达火星!
大连本轮疫情出现超级传播现象,来
美军F22不用减速伞,为何歼20一直
40次发射 2020中国航天创造记录成
西沙海战:南越自认强大炮击西沙甘
热门TOP
希特勒的“世界之都”——从柏林到
历史深处的秘密:二战时纳粹德国为
扑朔迷离的纳粹飞碟:纳粹真的研制
德军钢盔上各种鹰徽、闪电图案代表
图文详解令人眼晕的二战德军的兵种
希特勒的终极野心到底是什么?他梦
二战其实早已注定,德国一战战败后
     
精彩推荐

告别2020,你好2021!

一起跨年!跨年朋友圈文案转存!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网站地图 |
·主办: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旌华传媒
·官方门户: 中国在线 CNN.OOO China Online
·信箱: cn1n@163.com
·网址: www.cn1n.com  www.cnn.ooo For more information , please visit our website
·版权所有: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C) 2005 - 2016
·备案许可: 鄂ICP备15005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