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中国在线 首页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大国兴衰 >> 美利坚 >> 正文
分享到:
美国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国“亲英派”
2020-09-09           作者: 启蒙时代的余孽

超越历史故事表面,从宏观的社会视野来讨论事件发生的深层原因

更多文章尽在“启蒙时代的余孽”,喜欢就点个赞、加个关注吧!


并不温和的美国革命

1770年3月5日,北美殖民地的重要港口城市——波士顿度过了一个不平凡的血腥夜晚。波士顿人手持棍棒和尖刀,寻找落单的英国士兵,而英国士兵则聚集在一起防止自己受到市民的杀害,有些士兵过于紧张,还主动殴打了一位前来挑衅的牡蛎商人。

双方拿着武器,严阵以待,小冲突不断在城市里发生,市民们拿起雪球和石块,扔向英军和支持英军的商人店铺,而英军则以火枪对市民发出威胁,不过直到此时,仍没有人开枪。

英军与波士顿人之间的紧张局势因何而起?这还要从1763年结束的七年战争说起。

这场战争由普鲁士入侵萨克森而起,英、法、奥、俄等国纷纷卷入。七年战争的海外战场主要由英、法之间的战争组成。这次战争中英国虽然获取大量殖民地,但却欠下一笔天文数字贷款。

美国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国“亲英派”

 

为了偿还贷款,从1765年开始英国政府就不断向北美殖民地加税,引发殖民地的不满。北美人用殴打、驱逐征税官的方式进行抗税,商人们联合起来进行抵制英货运动。英国政府也还以颜色,于1768年派出大量军队在波士顿驻军。英国军队常常骚扰波士顿市民,也常常有士兵与波士顿工人抢工作,矛盾一点点积累,直到1770年爆发。

冲突从傍晚而起一直持续到9点也没结束。教堂钟声敲响,更多的市民拿着武器聚集到市中心不断向着政府机关以及英国军队挑衅。眼看局面越来越严峻,上尉普雷斯顿出现在人们面前维持秩序。在他正在劝说人群尽快疏散时,一位士兵被雪球击倒在地,令他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

这一枪没有击中任何人,但却引发了市民们极大的混乱。他们开始挥舞着武器攻击士兵,而士兵们也以自卫为名义向人群开枪。普雷斯顿试图要求士兵停止射击,但枪声与呼喊声盖过了他的命令声,他本人也被市民们打了几棍子。

 

待到普林斯顿终于让士兵们停止开枪之后,他们已经进行了几轮射击。雪地上已经多了三具尸体,两人重伤(不久后他们也死去),七人受了轻伤。第二天,英军袭击市民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波士顿。

这次事件就是美国历史上著名的“波士顿大屠杀”事件。有意思的是,不管是当时的北美殖民地居民,还是现代的美国人,在叙述这次事件的时候,都会无意之间将英军描写为杀人狂魔,同时将波士顿市民们描写为手无寸铁、热爱和平的群众

当时的一副版画就可以看出美国人的态度:

美国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国“亲英派”

 

在图中,市民们没有持有武器,而且全部是男性白人绅士。而实际上,参与此次事件的市民包含各种阶级与种族,5个死者之中有一位混血原农奴、一位皮裤工人与一位年轻学徒,而版画中却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波士顿大屠杀被美国人视为美国革命的重要促发事件,这种“全副武装的英军残害手无寸铁的平民”的场景被广泛应用于整个美国革命的记忆与宣传之中。在战争时期,美国人的大量小册子就包含英军对村落进行洗劫、虐待俘虏的宣传。在这种叙述模式中,英军代表了暴力,而革命者则代表了勇气与正义。

然而正如我们在波士顿大屠杀之中看到的那样,波士顿市民们同样也是使用暴力的一方,他们持有武器聚在一起,不断用石头攻击英军。在波士顿大屠杀之后,士兵们被告上法庭,殖民地的知名律师约翰·亚当斯为他们辩护。日后,亚当斯成为了革命者,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日记中写下:“这是我一生中最勇敢、最无私、最具英雄气概的一桩伟业。”

美国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国“亲英派”

 

实际上,如果我们把目光拉到整个美国革命,会发现使用暴力的不仅仅是英军,革命者也是暴力的实践者。

而暴力的承受者与革命者一样,都是殖民地的居民,只不过在这场战争的某一时段,他们因各种各样的原因对革命中的作法颇有微词。他们被称之为“效忠派”,也就是“亲英派”。在本文中,余孽君将以亲英派为视角,来看待美国革命中的暴力行为。

“亲英派”:涵盖各种群体的“卖国者”

1775年,在波士顿大屠杀中为士兵做辩护的律师约翰·亚当斯(他后来成为美国第二任总统)来到费城参加参加大陆会议。这次会议的参与者由十三州殖民地的代表们组成,他们讨论的内容主要有两点,第一是组建一支用以自卫的正规军,并由乔治·华盛顿负责指挥;第二是共同决定十三州殖民地要不要摆脱英国的控制,独立建国。

在讨论第二个问题的过程中,支持独立的亚当斯遗憾地发现,全场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是独立派,而其他三分之二的人(其中包括宾夕法尼亚的大人物约翰·迪金森)则反对独立。这些反对独立的人就是我们在本文中要讨论的群体:亲英派。当时的人们将他们称为“效忠派”或“托利党人”。

美国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国“亲英派”

1775年的大陆会议

美国革命中的亲英派主要由四种人组成:第一、包括殖民地总督及下属、税务官在内的殖民地官僚,他们在殖民地的地位与特权皆来自于英国政府的授意,因此反对独立;第二、自耕农或佃农,英国新征的税种与他们无关,而且他们希望英军能打击大地主;

第三、圣公会教徒。圣公会是英国国教,而革命者则要求宗教自由,这令圣公会教徒更倾向于英国政府;第四、进行殖民地与英国本土间贸易的商人,为了贸易的安稳进行,他们希望英国和殖民地之间保持和平。

美国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国“亲英派”

波士顿屠杀发生时的马萨诸塞总督托马斯·哈钦森就是著名的亲英派

在革命者的小册子、演讲词、宣传单之中,效忠派经常被描述成一些吃里扒外的反面角色,相当于“美奸”、“卖国贼”,而与此同时,革命者则以爱国者(patriot)进行自我定位,与亲英派形成鲜明的对比。

革命者常常指责亲英派的行动破坏了殖民地的团结:在其他人抵制英货的时候,商人们继续售卖从英国进口的商品;在革命者们游行反对英国的新征税种时,亲英派报纸则发布文章将革命者称之为暴民;更重要的是,在战争期间,后方的亲英派经常撰写小册子陈说继续留在英帝国中的好处,还有一部分人加入了英国军队,向自己的同胞开枪。

美国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国“亲英派”

 

革命者对亲英派的很多指责都是有根据的,但他们犯了一个错误:过度扩大亲英派的范围。很多人并非拥护英国的统治,甚至是英帝国税收政策的反对者,曾在反对印花税和糖税的过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例如在大陆会议中反对独立的约翰·迪金森,他试图以法学理论来说明英国无权征税。

美国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国“亲英派”

 

在革命前夕,这批人认为殖民地的实力还不足以与英国对抗,或是寄希望于向英国议会派出代表,说服他们取消赋税,因此反对立刻独立,但他们却因此被扣上了亲英派的帽子。

还有一些人是对于革命中的暴力行为不满的旁观者,他们以大学学生与老师、报社主编或是老人为主,而他们也被当成亲英派,因为他们站出来要求革命者采取较为温和的措施,这被当成破坏革命激情的行为。

另外一批人则是纯粹的和平主义者,他们不愿进行任何形式的战争,因为这会破坏他们的平静生活。

在战争之中向着同胞开枪、进行间谍活动的真正亲英派们自然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但遗憾的是,美国革命里受到暴力对待的人中,很大一批都是被革命者们错认为亲英派的那些人。他们并不想残害同胞,也不愿拥护英国的统治,但只是因为他们的思想与行动与其他人不同,便被扣上“卖国贼”的帽子加以批判。

针对亲英派的暴力:柏油、羽毛与安全委员会

波士顿屠杀四年后的1774年的冬天,波士顿再次出现了影响全城的暴力事件。一位51岁的海关公务员约翰1马尔克斯因在走路时被雪橇撞到而与雪橇的主人发生争执。当一位名叫修斯的鞋匠来劝架使,马尔克斯挥舞起拐杖将他打晕。这本来只是场私人纠纷,但马尔克斯的敏感身份使得市民们将其看作一次政治事件。

在担任海关人员前,马尔克斯曾是英国的海军上将,并参加过七年战争北美战场的作战。战争退役之后,马尔克斯曾欠下一屁股债,还因伪造账目而被捕。后来他曾担任审计官,但因严重渎职而被停职。1771年,他参与了镇压北卡罗来纳抗税运动的行动。劣迹斑斑的马尔克斯被市民们当成英帝国体制下的既得利益者,因此,他随意殴打别人的意义也被无限放大。

马尔克斯事件的画作

为了惩罚这个无耻的亲英派,群众将他的衣服扒光,将加热至液态的柏油浇到他的身上,可以想象这个过程有多么痛苦。接着施虐者们将自家的枕头拆开,将羽毛黏在他的身上,并将沾满了柏油和羽毛的马尔克斯绑到车子上,在整个波士顿城里游街示众。在这个过程中,围观群众不断殴打着他,并命令他说出辱骂英国国王和官员的话。

这种针对亲英派的私刑在美国革命时或是前夕十分常见。当群众进行抗税运动的时候,往往会把前来收税的殖民地官员处以同样的惩罚。受刑者不但需要忍受滚烫柏油的烧灼,还要面临侮辱与殴打。最重要的是,在羽毛刑结束后,羽毛往往会黏在身上,如果想把它们全部拔下来,就必然会连皮带肉撕下一大块、受刑者往往会留下一身将伴随其终生的伤疤。

 

1775年开始,伦敦的大量报社开始通过文章、画作等方式展现北美革命者们的暴行。其中一部分可能是英国人对革命者的污蔑,但其中很多则确实发生在北美大路上。英国报纸上描绘了许多私刑,除了羽毛刑之外,还包括让受刑者跨在栏杆上游街示众;脱下衣服被扔石头或鸡蛋;

有时亲英派还被强迫一口吞下滚烫的茶——由于英国法律授予东印度公司垄断茶叶贸易的权利,茶已经被革命者们视为英国暴政的标志,尤其是在波士顿倾茶事件之后。

美国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国“亲英派”

 

很多受害者并不拥护英国的镇压政策,但他们却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当成亲英派,并被施以暴力对待。1775年,纽约的出版商詹姆斯·利文顿的报社被暴徒们砸烂,因为他在一期报纸中发文指责革命者们通过暴力干涉言论自由,即使这位出版商也负责印刷革命传单(他坚持新闻自由原则,反对任何暴政。)这场暴乱被后来的财政部长汉密尔顿记录下来,终其一生,汉密尔顿都致力于反对过度民主。

美国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害的美国“亲英派”

 

很多圣公会的牧师也遭了殃。康涅狄格州的一位牧师在参加葬礼时遭遇伏击,差点被杀死,他的女儿则不断被暴徒们骚扰。曼斯菲尔德牧师对大陆会议发表不敬的言论,因此遭到了唾骂,他不得不将孩子留在友人那里,自己进行逃亡。比奇牧师拒绝了其他人要求他不再为国王祷告,结果被人威胁要割掉舌头。

为了搜索出更多亲英派并施以惩罚,战争爆发后各个地区都建立了安全委员会。安全委员会由当地爱国者组成,其成员鼓励邻居们相互进行匿名举报,然后由委员会搜查证据,并进行审判。与此同时,安全委员会还致力于检查各个商家的账本,以确认他们是否一直在抵制英货。

对于被视为亲英派的人,安全委员会虽然很少处于肉刑,但会对他们进行羞辱,并说服社区居民不再接纳他,从而用这种方式强迫亲英派背井离乡。对于群众实行的暴力行为,很少有安全委员会会制止,因为委员会的运作正来源于群众的支持。在这一系列政策之下,大量既反对英国暴政又反对非理性行为的人被视为“亲英派”,并被施加暴力。

结语:暴力与扩大化

仔细观察美国革命中针对亲英派的暴力行为,可能不少人会觉得,这场光辉的革命背后竟然隐藏了这么多黑暗之处,这简直不像是一批经历了启蒙教育、信奉人权与自由的绅士们干出的事。但是,本文的目的并不是颠覆大家对于美国革命的认识,而是想说,在一切特殊状态下,集体的暴力与污名化行动都会鱼贯而出,做出一些非理性的恶行。

当一个共同体的生存面临着外部威胁的时候,共同体中的所有人都会被一种恐怖行为所支配。在这种时候,不管共同体的价值观多么崇尚自由与理性,人们都会无意识地做出一些集体性的暴力行为,来扫除共同体内部的“坏分子”,保障共同体能更好的处理外部的威胁

 

但是,这种倾向会产生一个副作用:当外部威胁不断加大的时候,人们的焦虑就会增大,这个时候,一切集体行动都会朝着极端非理性的方向发展,变成一种感情宣泄。不仅集体暴力行为的力度会加大,还会扩大化,将一些并不会威胁共同体团结的人也纳入暴力范围之中,就像我们在本文中看到的出版商、和平主义者和牧师那样。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责任编辑: 蔚 蓝 文章来源:
免责申明】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更 多]
 
最新新闻
美国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
辽宁阜新:“白菜价”房源折射下的
美国“数字铁幕”降临,华为芯片断
直20尾梁为何要设计得这么难看?为
“小米创始人”雷军的30年隐秘暴富
“侵害我女儿的人,我绝不放过,哪
“我想清清白白离开人间”
热门TOP
美国革命的暴力色彩——被革命者迫
美国内战中的战旗手:战场上已经没
美国人的餐桌,没几个菜
英国和美国,“哥俩好”的背后有着
戴维斯在他的第一次就职演说中,反
历史中的美国第二修正案
它用两百年时间征服了美国人
     
精彩推荐

两份报告直指中国,美国海军又要扩

九部门发文!“盖房子”将有巨变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网站地图 |
·主办: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旌华传媒
·官方门户: 中国在线 CNN.OOO China Online
·信箱: cn1n@163.com
·网址: www.cn1n.com  www.cnn.ooo For more information , please visit our website
·版权所有: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C) 2005 - 2016
·备案许可: 鄂ICP备15005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