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中国在线 首页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大国兴衰 >> 列强时代 >> 正文
以史为鉴从英德海战看海权对中日的影响
2016-7-5 4:44:00           作者: 综合

资料图:1893年7月由阿尔弗雷德·赛耶·马汉上校指挥访英的美国海军“芝加哥”号巡洋舰

    【当中国人开始考虑跨出国门,由英语世界编纂整理、为非英语世界中的许多精英所接受,并广为传播示众的威廉二世挑战英国海权导致亡国巨祸的悲惨故事,就会在我们耳边如同催眠咒语般响起。这种迫使人们在精神层面臣服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能够压倒几乎所有胆敢呛声的微弱质疑。历史真是那样吗?】

  世界范围内的斗争是获得者与未获得者之间的斗争——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缘由之一”

  1893年,当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上校指挥的“芝加哥”号巡洋舰抵达英国南安普敦港时,这位终于被海军高层从美国海军战争学院“驱赶”到军舰上任职的上校,多少有些受宠若惊地发现,他在这个世界头号海军强国已经被赞颂为了“新哥白尼”。

  在那次访问和翌年的再次访问中,马汉受到了维多利亚女王、她正值来访的外孙德皇威廉二世、后来成为爱德华七世的威尔士亲王、索尔兹伯里侯爵、大财阀罗思柴尔德男爵以及皇家海军协会的盛情款待。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在一周内分别授予了马汉荣誉学位。马汉成为了第一个被破例邀请赴皇家海军俱乐部,出席纪念豪上将“光荣的六月一日”战役胜利周年纪念宴会的外国军官。曾经一手促成英国国会通过海军两强法案的索尔兹伯里侯爵,迫不及待地对这位美国海军上校表白:“我们增加支持海军的投票,是因为您的‘海权论’深入人心”。

  21年后,德意志第二帝国皇帝威廉二世,与他那帮子有着扯不清理还乱的血缘关系的欧洲皇室亲戚们之间,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按照后来广为流传的看法,促成这场战争的一个重要原因正是那次21年前的会见:因为威廉二世和他的英国亲戚一样,对马汉所创立的海权论痴迷不已,结果导致其在极度膨胀的虚荣心驱使下建造了一支外强中干的庞大舰队、自不量力地去挑衅大英帝国主导下的“维多利亚式的和平”,并且最终挑起了一场引发所有欧洲列强兵戎相见的世界大战。在那场血流成河的大火拼中,欧亚大陆的四大帝国——德意志第二帝国、奥匈帝国、俄罗斯帝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土崩瓦解,两千万军人和平民丧生或伤残。

  鉴于巴尔干问题、殖民地问题、英德海军竞赛,常被认为是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三大主因。因此马汉在去世后获得了一顶尴尬的桂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缘由之一”。

  毋庸置疑,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1914~1918年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都是野心勃勃的帝国主义国家之间为了争夺赃物而进行的最血腥和最丑陋的暴行。在这场工业革命以来最残酷的人间悲剧中,来自数十个最先进的“文明国家”的数千万人驾驭着最现代化的战争机器彼此厮杀。在他们的身后是数亿从癫狂到疲惫的人们在支撑着这场屠杀的持续。仅凭这一点,战争的元凶之一威廉二世,就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然而,问题在于“海权”在这场战争中究竟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难道德国皇帝对海权的贪婪和由此引发的“海军竞赛”,真的是导致战争的万恶之源吗?

  发展权之争

  德国的问题必须首先从英国,或者说从大不列颠开创的帝国主义时代说起。

  19世纪末,西方列强已经进入了帝国主义时代。与自由资本主义时代不同,此时的剥削已经不再仅仅是一个民族内部的剥削,而且正日益成为了一个先发民族对其他落后民族的剥削,成为了一个帝国对广大殖民地人民的剥削。反对这种剥削的力量,既来自于被称为“民族主义觉醒”的被压迫民族的反抗,也来自于新、老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较量,特别是后发帝国与先发帝国之间的斗争。在被自由贸易掩盖下的垄断利益的侧影里,海权的较量不过是先发国家与后发国家之间“发展权”之争的缩影而已。

  如马汉所言:“世界范围内的斗争是获得者与未获得者之间的斗争。”垄断者们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本性,使得通过以殖民地、势力范围为标志的排他性贸易——如果还能被称为贸易的话,获得的国际剪刀差,成为了支撑帝国秩序和经济社会各个方面运转的基本动力。垄断利益的既得者与未得者们的博弈甚至厮杀,成为了那个时代国际关系与国际秩序的主旋律。在大英帝国看来,正是强势外交带来了排他性战略贸易的超额利润。而对其他国家压倒性的海权垄断则是帝国强势外交的基础。因此,吓阻他国破坏这种海权垄断的任何努力,自然也就是帝国长治久安的关键。

  回望历史,海权这种上层建筑作为国家暴力机器,无疑是建构于经济基础之上的。正是19世纪末之前的英国在综合国力,特别是经济实力上的遥遥领先,支撑了皇家海军的绝对海权,并获得了海权回报的垄断利润。什么海权的挑战?问题的核心不过是一个如何取得并保持超额利润的问题。因此,对于海权的竞争,最直接的基础并不在于舰队,而是来自工厂和工人,也就是经济规模和劳动生产率的竞争!

  海权的基础在于经济实力。一旦这个经济实力对比改变了,那么勉力支撑一个无法继续承担的目标,往往会付出自身毁灭的代价。19世纪末,英国在经济上对其他列强,尤其是以美国、德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的优势正在日渐缩小,甚至逐渐消失。因此伴随着经济基础的改变,不管有没有来自新兴国家的挑战,经济规模已经不再是世界第一的大英帝国,对于垄断型海权的控制已日益力不从心。然而在那个时代,英国国内却鲜有人认识到这一点。从首相到平民、从海军元帅到知识分子,大英帝国上下弥漫的那种永恒统治海洋的幻想和莫名其妙的光荣感,正是那个国家在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对目标与手段的战略错位的表现。

  他们显然并没有意识到:在一个大工业化不断扩散的时代,海权的维持成本是相当高的。维持一支由于技术进步而不断汰换过时的战舰的现代化舰队,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基本国力都将会构成沉重的负担,尤其是对于中小型国家而言更是如此。海军竞赛这种超级大国间的游戏是离不开人口、幅员和资源等基本要素支撑的。换言之,随着后发大国的崛起以及技术的进步,那种建立在上一个时代的海权控制,其失效将只是一个很短的时间问题。

  19世纪末科学技术令人眼花缭乱的进步,对皇家海军舰艇的汰换,构成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一艘耗费大量心血设计和资金建造的新舰往往用不了10年就会过时,甚至在船台上就已经不再先进。同一型先进军舰建造得越多,在今天意味着实力优势越大,但是也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因为技术的过失而承受的损失也越大。费希尔上将推出的集当时先进技术于大成的无畏舰和战列巡洋舰,在使皇家海军超越对手的同时,也使得此前建造的绝大多数主力舰过时了,于是对手也能够在新的技术起点上以相对平等的姿态与皇家海军展开技术竞争和造船竞赛。

  海权不是空中楼阁。葡萄牙人、西班牙人甚至荷兰人的历史早已经证明,光有钱和冒险精神,是无法维持一个强大的海权的。没有强大生产力支撑的庞大海上贸易,奢谈世界第一的舰队是愚蠢的。一个现实的逻辑是:要想成为经济大国,未必需要立即谋求世界第一的海权,而对于一个世界第一的大国而言,拥有世界第一的海权也就是必然的。

  也就是说,是帝国造就了海权,而不是海权造就了帝国。由于海权的竞争性决定了其并非一次性投资,维持一支足够保持海权的军事力量往往和建造这样一支力量同样昂贵。因此实力对比的改变,意味着经济秩序的改变,更意味着海权的易手只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这个游戏规则就如同牛顿定律一样,绝不会因上一个老牌帝国的好恶而改变。

  19世纪末,高傲的英国人一觉醒来去而发现:“身上的衣服是的德国缝制的,少女们周末穿的漂亮披风上衣来自德国,更让人吃惊的是生活中许多东西都产自德国,如孩子们的玩具、童话书、厨房用品、排水管、收音机、纸张、铅笔,就连周末歌剧院里上演的歌剧也是德国人创作的,演员无一例外都是德国人”。当19世纪末德国迅速实现工业化后,英德之间最主要的矛盾就集中在了如何瓜分世界市场这个问题上了。随着价廉物美的德国产品如潮水般涌向了被英国占据已久的世界市场,作为工业革命的发祥地,英国在后起之秀的竞争中,已经难保上风。

资料图:英国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

  19世纪末,英国在经济上对其它列强,尤其是以美国、德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的优势正在日渐缩小,甚至逐渐消失。因此伴随着经济基础的改变,不管有没有来自新兴国家的挑战,经济规模已经不再是世界第一的大英帝国,对于垄断海权的控制已日益感到力不从心。他显然并没有意识到,在一个大工业化不断扩散的时代,海权的维持成本是相当高的。海军竞赛这种超级大国间的游戏是离不开人口、幅员和资源等基本要素支撑的。换言之,随着后发大国的崛起以及技术的进步,那种建立在上一个时代的海权控制,其失效将只是一个很短的时间问题。

  在骄傲自大与恐惧多疑的驱使下,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英国在不断执行或酝酿各种规模恐怖的海军扩张计划,以图使任何潜在对手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用炮舰外交去“创造和平”。面对来自新兴国家海军军备的强劲竞争,两强标准甚至三强标准被相继提出。然而,科技的革命,使得大工业化时代的海军竞赛是如此昂贵,以至于企图包打天下的大英帝国政府在19世纪末已经沦落得像一家快破产了的股份公司。即使如此,极力主张加强皇家海军优势的海军大臣塞尔伯恩伯爵依然强调:“在我看来,这个国家所有的花销就在于维持它的银行信用和它的海军”。

  马汉的预言

  为了手段,不惜牺牲目标,哪怕国家破产也在所不惜。这种举国上下对海权的痴迷,已经使得海权成为了大英帝国的核心国家利益的化身,进而凌驾于了所有其他国家利益之上。

  为了阻止别人染指统治海洋这种暴利行当,英国人总是动不动将从德雷克到纳尔逊为代表的“军神”抬出来,以一种“天命所归”的架势将帝国海权的来源神秘化,拒不承认经济基础对于海权的支撑。而向大家灌输一种作为“自在之物”形态存在的、本末倒置的“利维坦”式的海权观——将工业革命的伟大成果和资本主义近代国家发展的驱动力归结于海权,似乎是海权创造了经济的基础,而不是经济提供了海权的基础。

  马汉的伟大之处在于发现了获得“可望而不可及”的海权或者挑战“天赋唯一”海权的技术途径,并将这种途径知识化、条理化,同时使之深入人心。海权论关于大舰队决战是取得海权的关键途径的看法,正好使得后发国家囿于生产能力过剩的大工业寡头和苦于无力施展拳脚的自由主义者们找到了利益交集,因而在包括英国在内的“文明世界”迅速传播。而威廉二世和他的海军部国务秘书提比茨元帅,则无疑是马汉学说最积极的运用者。他们作为后来者显著地挑战了大英帝国那看似无懈可击的海权。或许,让威廉二世君臣遗臭万年的真正原因,恰恰在于就在战争爆发前,他们通过实践马汉的药方,曾经真的接近过成功——而这个药方正是大英帝国的精英们所刻意隐瞒的。

  马汉在1912年11月前往欧洲旅行期间,曾经对英国海军大臣丘吉尔作过一番很理性的忠告:“英国政府事实上并没有装备足够的舰队。他被迫将4/5的战列舰集中于大西洋,剩下的地中海舰队不足以维护帝国在重要水道的交通。与以往时代相目比,英国皇家海军的规模更显不足。—旦与德国发生战事,大不到颠与德国在北海争夺的同时,就不得不把地中海委托给法国来控制”,&ld

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责任编辑: Azure 文章来源:
免责申明】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浅析大英帝国为何以尴尬的形式移交海权   2016-7-5
   大国海外军事基地部署的条件分析   2016-2-15
   中国正在构筑自己的岛链 真是这样吗?   2016-2-7
   中国应该退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吗   2016-1-28
   俄媒:我们的海军吓得美国人发抖   2016-1-2
   2015年,中国坚定不移积极打造远洋海军   2016-1-1
   零头都不到 俄海军与冷战末期的苏联对比 (图)   2015-12-18
   规模创新高 至少8架轰6K突破岛链 (组图)   2015-11-29
[更 多]
 
最新新闻
以史为鉴从英德海战看海权对中日的影
浅析大英帝国为何以尴尬的形式移交海
揭秘南海仲裁案的背后:知道审判长是
他本是张学良的第一护卫,却秘密加入
不再纸上谈兵 超级巴铁真的造出了实
惊艳全球的"巴铁"模型车:车身底部限
美称中国在非部队是美40倍 中国能否
奥运历史上的抵制风波
热门TOP
“天眼”竣工!世界最强射电望远镜
日本有能力封死第一岛链吗?
英国脱欧将给世界带来多大冲击波
直击英国民众 呼吁二次“脱欧”公
300多万英国人请愿二次公投
退欧公投覆水难收 英国接下去怎么
英国脱欧公投:究竟咋回事?
中国造世界最大射电望远镜观景台初
     
精彩推荐

扬威海外!大幅面五星红旗飘扬在

“天眼”竣工!世界最强射电望远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网站地图 |
·主办: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旌华传媒
·官方门户: 中国在线 CNOLO China Online official website
·信箱: cn1n@163.com
·网址: www.cn1n.com   For more information , Please visit our website
·版权所有: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C) 2005 - 2016
·备案许可: 鄂ICP备15005328号
WWW。CNN。O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