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中国在线 首页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大国兴衰 >> 中华近现代 >> 正文
近代的错误开端——重新认识鸦片战争
2018-1-5 23:50:00           作者: 泊兆

   对任何一段历史的开端的认定,必然已经包含着我们对这段历史的全部理解。比如鸦片战争(本文的“鸦片战争”均指第一次鸦片战争),在一场战争之外被我们赋予了很多其他意义,它长期被作为中国近代史的起点,并为整个现代中国的兴起的叙事框架设定了一个初始条件,进而对这个叙事框架做出了限定。它是近世中国习惯性失败的原点,一切屈辱从这里开始遭受,一切我者与他者在这里重新得到界定,一切必须进行的改变从这里得到证明,也得到延伸,直到当代仍锚在中国叙事的主轴上。它像一道突如其来的闪电,把中国历史劈成了两个走向:传统与现代、封闭与开放、落后与先进、野蛮与文明、世界之外与世界之中。而现在,随着大量细部研究的出现,整个近代史的框架亟需全面调整,而鸦片战争,也到了重新安放的时候,因为它对中国史的叙事体系的咬合已经出现了严重松动,对其前后历史所做的规定,已经全面崩塌。

   今年是香港回归二十周年,七月一日前后有一些纪念,但很快便悄然无声,而对香港回归这一事件的前因——鸦片战争,更是少有人提及,香港正是在这次战争后被“赏借”给英国。其实这场战争并未完全被遗忘,4月即有一部长篇历史小说《鸦片战争》首次出版,作者王晓秦,这是中文世界近年来少见的以鸦片战争为主题的作品。6月,萧致治主编的《鸦片战争史:中国历史发展中第三次社会大变革研究》再版(1996年香港回归前夕首版)。2015年则有英国人蓝诗玲的同名专著在中文世界问世,且被多个图书榜单推崇,各路媒体称引频仍,然该书问题颇多,两年来尚未见到持平而深入的批评,本文受篇幅限制,暂且按下不表,待另拟专文商榷。而王著刚刚面世,褒贬待人,本文即从此书切入,来展开讨论。

   一本还原历史现场的佳作

   王著虽是小说,但作者在后记中称“引用的文献全都有案可查,使用的数字全有历史记录,配用的插图全有出处,重要人物全都实有其人,主要事件全都实有其事,我只对事件做了文学性的描述,赋予人物以思想、性格、话语和动作。可以说,本书是一部以史料分析为基础撰写的小说,不是天马行空的戏说”。由此可见,作者希望给读者呈现的,是一段真实的历史,而不是虚构的故事。下面举一个例子,可证作者所言。

   在王著的叙述中,林则徐虎门销烟之后,消息传到伦敦被大加渲染,朝野震动,英国外相巴麦尊和国防大臣马考雷对此事有一番议论。马考雷说到:“鸦片给我国带来了巨大利益,但迟早要惹下大麻烦。侨商们不仅向中国出售鸦片,还把大量鸦片运到国内,去年一年就运来九百箱,制造了成千上万个瘾君子。”西方人曾渲染一种观点,把鸦片和中国人种捆绑起来,认为鸦片所代表的沉沦堕落正是人种堕落的表现,然而,王著这里提醒我们,鸦片在同时期的英国也泛滥成灾,所不同的是,英国当时没有明令禁止,在对鸦片形势的防范意识上显然落后于中国。

   王著所叙述的马考雷这一观察,在其他文献中可以得到充分的证明。1839年,在华英国商人的刊物《广州周报》一篇文章指出,“最近10年内,(在英国)鸦片消费有了令人恐怖的迅速增长”,其结果是在英国社会制造了大量形销骨立、如同骷髅的烟鬼。1840年,伦敦出版的《英国对华事务管理评论》,对中英两国的鸦片吸食消费进行计算后得出结论:1836年至1837年中国约有鸦片吸食者1426113人,相当于总人口的1/245;而英国大约有399575人吸鸦片,相当于当时英国人口的1/62。也就是说,英国吸食鸦片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是中国的4倍

1820—1839年英国进口鸦片情况 资料来源:1821—1823年、1839年,Anonymous,Review of the Management of Our Affairs in China,since the Opening of the Trade in 1834,pp.46,47;1834—1836年,”The Opium Trade”,The Canton Register,June 25th,1839.转引自(吴义雄《在华英文报刊与近代早期的中西关系》)。

   由此看出,王著的相关设定,看似漫不经心,也许在阅读的不经意间一晃而过,其实都有所凭据,特别是一些关节处,读者不可当成可有可无的戏说轻易放过。所以,我们的确可以放心地把该书叙述的主要人物和情节当成作者试图以他的考察得出的史实而非任意的戏剧化的文学想象。

   在王著中,鸦片战争前后中英双方各个层面的人物和事件,都得到了详略不同的描写,比如:朝廷禁烟的决策形成,林则徐禁烟活动的经过,垄断了与西方商人贸易权的广州行商的困境,中英双方鸦片贩子联合走私鸦片的操作细节和案例,在华英国商人与广东当局的冲突,伦敦为战争所做的舆论准备和军力部署,战争开始后每一场重要战役的经过,直到最后的谈判签约,等等。所以,此书对历史现场的还原,确实有助于今人对那场战争前后的历史获得更多的了解。

   近代中国在被“看”中遭受缺席审判

   不过,长期以来形成的清朝中国闭关锁国、无知闭塞、盲目自大的旧有认识,在王著中被贯彻始终,所有详尽的细节最后却汇集成固有的理解和印象,我们通过此书对鸦片战争的总体判断较以往并没有获得更多,这就让本书的叙事基调和宏观认知缺乏突破。

   下面选择王著的一段叙述做具体分析。

   1839年3月18日,林则徐到达广州的8天后,命令行商传谕外国商人,三天之内,将趸船上所贮数万箱鸦片悉数呈缴,并签具甘结合同,声明以后再夹带鸦片,一经查出,“人即正法,货即没官”。同时还给各国商人颁下谕令。三天后,外国商人并没有遵令。24日,林则徐作出最后决定:一、中止一切中外交易;二、封锁商馆,撤退仆役,断绝供应。也就是说,林则徐将位于广州城外西南角的商馆区变成一个大拘留所,将其中约350名外国商人关了禁闭。28日,英国驻华商务总监义律表示“遵照钦差大人特谕”。随即开始缴烟工作。5月2日,林则徐认定缴烟工作能如期完成时,便撤消了对商馆的封锁,除颠地等16名大鸦片商外,其他外国人都准许离开广州。1839年6月虎门销烟期间,林则徐尝试通过美国人所办《中国丛报》的主笔裨治文,把敦促英国政府管理属民的信交给英国国王。在裨治文与林则徐交谈完回到住处后,王著设置了一段裨治文与商人查理·京两个美国人对这次谈话及林则徐禁烟活动的议论。书中这样叙述:

   观瞻完后,裨治文与查理·京返回“马礼逊”号商船,抚舷交谈。裨治文问道:“你对钦差大臣的印象如何?”“他是一个精彩的人,一个敢于冒大险办大事的人,他销毁的鸦片价值不菲,亘古未有。但是,他也是一个自负的人,不知晓天外有天。”裨治文道:“是的,我赞赏他的禁烟措施,不过,他不懂爱邻如己的基督教教义,不懂欧美国家的物理人情和法律制度,不懂如何与其他国家建立平等的关系。他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要我们‘俯首输诚,倾心向化’,却不知晓欧洲文明和美国文明比中国文明优越,国力比中国强大。”查理·京道:“他缺乏策略手段粗糙,竟然动用军队把鸦片贩子和无辜者们软禁在一起,涉及多国人员!这种事情要是发生在欧洲或美洲,必然引起一场滔天巨澜,甚至一场战争。我将致信我国政府,强烈要求派兵保护侨商的安全,我国政府不会对公民在海外遭受的磨难等闲视之。”裨治文嗟叹道:“这要归咎于大清国的制度。这个国家自以为是中央之花,把其他国家视为蛮夷,只肯与它们建立封贡关系,一俟出现纠纷和争议,无法通过外交途径化解,只好诉诸蛮力。”

   由于鸦片战争是中英两国的冲突,两个美国人就仿佛拥有了一种第三方的无利益关系的身份,他们的议论在读者眼中也便获得客观中立的信服力。选择两人对话为这段叙述作结,就造成了一种本书作者借他们之口说出自己看法并希望读者接受的叙述态势,否则我们无法理解作者为何选择呈现这段议论,而且在这一部分仅仅呈现这段议论,同时又没有对议论所及相关事件进一步多方求证和呈现。也即是说,林则徐及中国当局昧于时势、盲目自大、闭目塞听、行事蛮横的看法是应该接受的,这一看法在本书其他多处也有表示。两个美国人的议论事实上也比较集中地表达了当时主张发动战争的英国人和此后西方人的看法。后来,这一看法也被中国人接受,成为关于鸦片战争的一个常见观点,后文会围绕这些观点来展开讨论。

   裨治文与查理·京的议论之后,王著关于这场见面的叙述戛然而止,立即转向别处,却没有适度地设置一段用第三人称以林则徐和中国当局的立场陈述的行事缘由或他们的自我陈述,仿佛法庭没有给被告做无罪辩护的机会,而是一场缺席审判。被告无回应,单方面宣判就成了唯一可供读者参考的意见。

   这其实就是近代以来中国的遭遇:处于被“看”的位置,遭受缺席审判。西方人则通过对中国的“看”,获得认知主体的地位,进而垄断了对绝对价值标准的制定权和阐释权。这种“看”中国人的叙事结构,在后来对鸦片战争的回溯中逐渐渗透在西方认知中国的各个环节,并随之进入到中国人的自我认知中。滚滚大势如此,王著只是在潜移默化中不自觉地顺从着那样的结构,所以我们也不应给王著一个单独的责难。当鸦片战争的结局读者已然知晓,即中国军事上的最终失败,带着这种认知反观之前的中英两国,其呈现的图景便是:英国人每一个行动都有他自身的逻辑和对全局的把控,而中国人却始终深陷于无知的盲动,所以失败是必然的。

   对结局了然于胸,这是后人在评判历史时天然拥有的相较当事人的绝对优势,然而,以结局为依据来反观当事人的行事,就相当于考试作弊,可是我们所能看到的大多数对鸦片战争及其以后的中国失败史的叙述,就正是带着这样的绝对优势来作弊的。

   英国与天下的冲突

   对于裨治文与查理·京的议论,林则徐和历史其实是有回应的。

   首先,查理·京针对被软禁所说的“这种事情要是发生在欧洲或美洲,必然引起一场滔天巨澜,甚至一场战争”,是毫无依据的虚妄之词。林则徐撤走外国商馆的中国雇用者,英国人的生活确实不像以前那样舒适,因为英国人需要做煎鸡蛋这类以前不必亲自做的事情。但根据一位亲身经历的英国商人帕特森的回忆,当时被封锁的一条英国商船每天都得到一条中国船的供给,在广州的商人也受到很友好的对待,可以自由到商馆对面的广场玩球(张馨保《林钦差和鸦片战争》)。软禁开始没几天,经林则徐同意,又有通事雇佣的人来给他们做家务活,如洗衣、缝补、打扫和做饭等。度假的心态在商馆区流行起来(《黄金圈住地》)

   在此之前,清政府已经多次重申禁烟法律,并严格执行,林则徐在包围商馆之前一直通过行商通知英商上交鸦片。而英国议员斯坦霍普在伦敦的上议院辩论中说,中国的执法措施实属平和,因为在英国遇到这种情况会采取更严厉的措施(英国议会辩论档案:Earl Stanhope, HL Deb 12 May 1840 vol. 54 col 19.)。事实上,查理·京在1840年1月于《中国丛报》发表的文章中也称“东方模式并不比西方模式更为严厉”,与英国议员斯坦霍普的看法可谓不谋而合。英国人在缴出鸦片集体撤离广州后,他们居然还要求其他国家的商人一同撤出,查理·京认为这对美国人来说是不审慎、不明智的,因为这“将无辜者与有罪者搅合在一起,会使合法的贸易商承受巨大损失”,“当英国人选择离开广州时,美国人决定留下”(吴义雄《在华英文报刊与近代早期的中西关系》),这样的立场也与查理·京在王著中的说法完全相反。而查理·京所说“我将致信我国政府,强烈要求派兵保护侨商的安全,我国政府不会对公民在海外遭受的磨难等闲视之”,最后美国国务院也没有给予回应,类似当代中国到利比亚撤侨的海外行动,并没有在美国人身上发生。

   其次,事实上美国人并不无辜,他们所办的旗昌洋行,在鸦片贸易中名列第三,仅位于英国怡和洋行和宝顺洋行之后。所以,当1840年4月25日美国代办领事多喇那向林则徐递交禀帖表示美国在中英冲突中保持中立时,英国人的《广州纪事报》以长篇评论文章对其加以嘲讽,对禀帖中所言美国为“旁观之国”的言论尤为不满(吴义雄《在华英文报刊与近代早期的中西关系》)。在这次禁烟中,旗昌洋行上缴给林则徐1437箱鸦片(关于美国人的鸦片贸易,《黄金圈住地:广州的美国商人群体与美国对华政策的形成 1784-1844》一书有专节论之甚详)。顺带一提,这个旗昌洋行的主要股东小沃伦·德拉诺(Warren Delano),正是大名鼎鼎的美国历史上在任时间最长、多次被美国人评为最佳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外祖父。

   更重要的是,尽管有旗昌洋行这样的贩毒集团,美国人总体来讲在禁烟中是受益的。自从1839年5月底义律率领英商离开广州,并宣布禁止英商进口贸易以来,中国对外贸易确实受到了一些影响。甚至其他国家也一度为英国所惑,徘徊不前。对此,林则徐多次向外商宣传中国的禁烟政策,强调区分良莠和不咎既往、严惩将来的原则,并在贸易方面对遵式具结的商人给予优惠待遇,提供保护措施,结果局面很快打开了。“自严办鸦片以来,各夷埠均有传闻,以鸦片出自英国,此后该国买卖可减,别国买卖可增。如连国(丹麦)、瑞国及单鹰(普鲁士)、甚波拉等国,历年不过偶来一二船,本年来者特多,是他夷皆有欣欣向荣之象”(《筹办夷务始末》)。美国更是乘虚而入,很快取代英国的商业地位,并伙同其他几国瓜分了英国在中国的全部商业利益。在1839年下半年中,各国具结进口的商船有62只,其中45只为美国船。这个数目比以往美国全年来华的船数还多。所以,1840年4月25日,林则徐命广州知府余保纯转告美国代办领事多喇那,当时对于愿意具结进口的外国船只,并无&

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责任编辑: Azure 文章来源:
免责申明】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更 多]
 
最新新闻
近代的错误开端——重新认识鸦片战争
最近,美国仿佛掉进了冰窟……
台媒:辽宁舰昨夜南下穿越台湾海峡
国外评九大轻型战机:中国3款上榜
也说猴子:早期越军那点家当
中国2016年GDP最终核实为743585亿元
俄新一代重型洲际导弹“萨尔马特”进
美媒:中国将在巴基斯坦建设“第二个
热门TOP
国外评九大轻型战机:中国3款上榜
美国开始研制人类下一代军用运输机
国产大客机发动机首台验证机装配完
“枭龙”BLOCK3战斗机开始设计
环保部批海南向海要地:卫星图看海
AG600水陆两栖飞机到底是不是“世
相当提气!2017年中国海军新增“利
众卵击石:俄罗斯总统大选竞选人分
     
精彩推荐

台媒:辽宁舰昨夜南下穿越台湾海

国外评九大轻型战机:中国3款上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网站地图 |
·主办: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旌华传媒
·官方门户: 中国在线 CNOLO China Online official website
·信箱: cn1n@163.com
·网址: www.cn1n.com   For more information , Please visit our website
·版权所有: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C) 2005 - 2016
·备案许可: 鄂ICP备15005328号
WWW。CNN。O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