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中国在线 首页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经济 >> 列强国力 >> 正文
分享到:
「德国制造」风光背后:最偏僻的山谷,也有最现代化的工厂
2016-12-29 1:27:00           作者: 约局

「德国制造」风光背后:最偏僻的山谷,也有最现代化的工厂

100多年前,德国人发明了内燃机和汽车,逐渐成为世界制造业的一面旗帜。最近几年,德国人提出的“工业4.0”又很快风靡世界,让世人为之一振。多年来,德国人严谨、认真的工匠精神受到世界尊重。

但是,德国制造取得成功的原因仅仅是这些吗?作为国家品牌,其惊艳世界的风光背后,究竟有哪些值得深入探寻的秘密?

文/纪尧姆·杜瓦尔(Guillaume Duval)

译者/杨凌艺

即使在最偏僻的山谷,也能碰到最现代化的工厂

与法国相反,德国是一个分散的国家。在德国,其他地区和城市的经济发展从来不会因为首都在资源和设施方面拥有压倒性的优势而受到阻碍。这无疑是法德之间最大的结构性差异之一。

人力资源、文化资源、金融资源,这些资源在德国均衡地分布在各个地区。而对法国来讲,很多城市和地区长期以来都没有办法接触到这些应有的资源。想要拉动区域经济,促进更加均衡的发展,仅仅赋予市政和区域政府更多的权力是远远不够的。

同时,德国的平均人口密度为231人/平方公里,相比法国114人/平方公里,超过法国两倍。德国超过10万居民的城市有80个,而法国只有41个;德国超过50万居民的城市有14个,法国只有4个。

除了人口分布方面,生活质量的不同也反映了地区均衡状况。德国的103座大学中绝大多数都可以追溯到中世纪,而法国有75所大学是在1960年—1970年建立的。

「德国制造」风光背后:最偏僻的山谷,也有最现代化的工厂

即使德国的重新统一拉大了地域差异,但德国财富的产出在地理上的分布还是要优于法国。德国最富的州是其金融中心——法兰克福所在的黑森州的人均GDP是德国最穷的州——柏林所在的勃兰登堡的1.4倍,黑森州的人均GDP仅仅是德国总体平均值的1.2倍。相反,法国法兰西岛的人均GDP是法国本土人均GDP 最低的皮卡第地区的2.1倍,是法国人均GDP的1.6倍。

区域间的不平衡也是解释法德之间公众消费水平巨大差异的一个重要因素。由于缺乏高额的政府净支出来支援基础设施建设,并通过社会保障系统提高人民收入,法国很多地区不能承受任何经济上的打击,它们不具有自我调节功能以及给居民提供足够收入的重要手段。

由于权力分散,德国的金融和文化资本、经销商以及针对企业的各种服务以合理的密度分布在各个地区,使企业可以不用大费周折就能在任何地方开展业务。事实上,在德国,即使在偏僻的山谷还是能碰到最现代化的工厂,哪怕它离市区有50公里。

「德国制造」风光背后:最偏僻的山谷,也有最现代化的工厂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法国人也想从德国的纺织业中受益,仅仅复制他们的设备是远远不够的。800年的中央集权已经掏空了法国绝大多数地区的物质资源和非物质资源。而这些资源对于发展当地的纺织业来讲都是不可或缺的,这在国际化进程中也是不可忽视的优势。这种机制一旦被激发就很难挽回,因为地方经济发展远远不是钱和下放权力所能解决的问题。

“劳资共决”能够平衡长期发展和短期利益的矛盾

德国在历史上没有经历过社会和经济结构方面的中断,这使今日的德国拥有了巩固的行业组织。我们可以看到德国工会组织的力量

行业层面的协商能够最大限度地允许雇主和对该行业有深入且总体了解的谈判对象对话,而且有效避免了他们的委托人对他们施加的、从企业层面涨工资的压力。这种行业层面的协商在企业战略方面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并在德国存在了很久,是公认的保持德国工业成本竞争力的重要方式。加上相比其他国家的通货膨胀水平,德国一直处于低位,这使德国的就业水平遥遥领先。然而,在一些行业间联合谈判并不那么成熟的国家,如法国和英国,为了保证合理的工资水平,只能加大失业率。

「德国制造」风光背后:最偏僻的山谷,也有最现代化的工厂

德国与法国之间的不同不仅仅是在行业层面,我们更应该看到企业内部的治理和管理风格。德国企业的一大特征,就是员工组织在企业内部管理决策中的重要性是其他工业化国家无法相比的,尤其是法国。德国的管理方式更加偏向于协商和双方作出让步。然而,由于法国与高等私立大学相联系的传统精英教育,再加上工人代表力量的薄弱,导致了法国的管理方式更偏向于独裁方式及等级制度。

德国对企业高层领导人权力的严格限制,一直都受到德国企业高层领导诟病。但从长期来看,相比其邻居法国,这样的限制形成了德国工业决定性的竞争优势,德国工业也一直保持健康的发展状态。继2000年—2001年金融危机之后,2008年的金融危机又一次证实了这样的管理是有必要的。而法国30 多年以来一直追捧,并在其大多数大型企业实行的企业治理制度,则遭到了严重挫败。

德国这种“劳资共决”的治理模式不光是工人代表与雇主平等对话,还包含了一些项目必须经过工人的同意才能实施。这种决策机制通过两个途径来实现,一是通过成立委员会并赋予其权力,二是让工会代表在企业领导层中有一定席位。

在德国,只要有5个雇员就可以建立企业委员会(法国则需要50个)。另外,德国企业中不存在职工代表和工会代表,相应的职责由选举出来的企业委员会成员承担。这种简洁明晰的代表结构,更加有效地赋予了德国企业委员会成员应有的权力。

学徒制、少数精英接受高等教育反而提高了国家竞争力

一直以来,教育系统和年轻人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模式都是法德两国不同的重要方面。在德国,学徒制更加流行,只有较少的年轻人继续接受大学教育。

如果不考虑德国劳动力市场的运作机制,我们就无法很好地理解德国教育系统的独特和高效。在德国,工业部门的员工(尤其是体力劳动者)在社会中的地位要远远高于法国。另外,实际的内部升职空间对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也是相对开放的。然而,在法国这样的机会对刚刚开始工作的年轻人来说非常遥远。

「德国制造」风光背后:最偏僻的山谷,也有最现代化的工厂

德国是最老牌的、为所有人提供高等教育的发达国家之一。根据OECD在2009年的统计,在这些比较富裕的国家中,55岁~64岁受过高等教育(本科及本科以上)的德国人口所占比例为83%,而法国的这一比例仅为55%。半个世纪以来,法国在这方面非常落后。在OECD所统计的国家中,该年龄段平均61%的人受过高等教育,德国远远超过其他国家。

学徒制并不是我们所认为的职业教育,或者比大学教育时间更短,而且打了折扣。恰恰相反,学徒制是一种高级的针对手工劳动的教育形式,这种教育形式对战后德国快速重建和德国工业的强劲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学徒制不是德国年轻人能够很好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唯一原因。德国学生在上学期间,由于课业压力不是太大,上学时间没有那么紧张,因此有很多时间打零工。这种机会让德国学生比法国学生更了解劳动力市场。而且,很多德国学生会在中途停止学业去工作,然后再重拾学业。在法国,暂停学业反而会受到惩罚。这就使德国学生总体来讲相比法国学生更加成熟,因为他们更早地接触到了社会生活,在毕业时也就更充分地做好了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准备。

除此之外,德国学校避免填鸭式教育,年轻人在学习成绩上的竞争也没有法国激烈。这有利于德国学生合作互助,并且更有主动性和创造力,从而为德国学生能够轻松进入劳动力市场提供了有利条件。

「德国制造」风光背后:最偏僻的山谷,也有最现代化的工厂

另外,德国教育系统的创造性表现在高等教育上。德国是所有发达国家中接受高等教育人数比例最低的国家之一,而且该比例增长非常缓慢。2009年,25岁~34岁的德国人中只有25.7%的人选择继续接受高等教育,而该比例在55岁~64岁的德国人中为25.3%,30多年间只有0.4%的增长。但是,德国这种只有少数精英接受高等教育的体制,似乎对德国的工业竞争力没有产生什么负面影响。

当然,原因还有很多,例如,德国的移民传统,让他们能够更好地融入世界市场;抑制通货膨胀的能力和传统,保证了德国经济长期、持久、健康地发展;还有对生态环境的尊重经济政策上的自由主义,都是德国工业取得今日成就的原因。而且令人意外的是,德国在男女平等方面的落后,竟然也成为促进其工业发展的潜力!

以上内容选自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的《德国模式为什么看起来更成功》,作者:【法】纪尧姆·杜瓦尔(Guillaume Duval)。


今日推荐:如何像他们一样成就一番霸业?

加入约局支招(ID:yjzhizhao),随时向大咖提问求招~

责任编辑: 蔚 蓝 文章来源:

免责申明】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更 多]